有肉肉的高质量古言np(有肉肉的高质量古言np推荐)

我抗旨拒婚,被囚在房间。第七天,妹妹徐然晴来看我了,我不想嫁入这皇宫,但她想。

只要我不在,她便能以徐家嫡女的身份顺利入宫为妃。

「姐姐,你想好了吗?今天你从丞相府里出去,往后你就不再是嫡小姐,跟丞相府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然晴,比起荣华富贵,我更想自由自在。」

有肉肉的高质量古言np(有肉肉的高质量古言np推荐)

1.

徐然晴替我打开房门的锁,我翻墙出去之前,看见了怒气冲冲带着人追来的父亲。

「徐然若!今天你若离开徐府,我与你之间就再无父女之情!」

丞相府的下人自然也不会是吃素的,三两下便有高手追了上来,我这三脚猫功夫,撑不了几时。

这时,身后突兀出现一个人,直接带我闪身躲进了巷子一个角落。

我被捂住嘴,出不了声。

而就在此时,相府众人也刚好到达,正四处寻不到人。

我不由得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人。

突兀出现,又救我于水火,是何居心?

但是,他还挺好看的,剑眉星目,浑身一股清冷劲儿。

周围人群退去,眼前人松开我的速度倒是快,且走的也干脆。

我赶忙叫住他:「哎!谢谢!」

那男子却听不见一样,一直往前走。

反正我也无处可去,便施施然跟着他。

他回头,又皱着眉看我:「为何跟着我?」

「方才你算是救了我,跟着你报恩。」我想了半天,才憋出这个蹩脚的理由,可事实的真相是,我无处可去,而且还需要藏身躲祸。

「怎么?我可不敢接受逃婚小姐的报恩。」他扫视我一眼,视线停留在我头顶的金钗上。

我顿时有点窘迫:「你怎么知道……」

「一身红衣华服贵气逼人,你头上的金钗价值不菲,追你的人皆是家丁打扮,光天化日之下的出逃小姐,不是逃婚是什么?」他眉头轻挑,但语气却是冷淡的。

「那你为何救我?」我也挑眉回他,「难不成你……」

「我闲的。」

我无言以对,继续为自己谋出路:「既然你都这么闲了,要不再救我一程?」

我上前拉着他的衣袖,从头上取了个最贵的簪子放在他手上。

他显然不想要,但是我继续又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大喊非礼,谁也走不了!」

于是,在我的再三哀求(威胁)下,他就带我到了城外竹林的一座府邸。

「这儿有管家婢女,我不常在这儿,你爱呆多久呆多久。」他如是说着,几步轻功就走了。

还带走了我的簪子。

他是真的急着走,不然也不会真的帮我寻了个地儿,好自己脱身。

后来从府里管家口中得知,他叫燕清明,总是来去无踪,也不常回这儿。管家也不知他是何身份,只道是江湖侠客。

2.

是夜,我独坐院子里看着竹林发呆。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再回头,燕清明已在我身后。

「你倒是有趣,逃当今皇上的婚。」这么大一桩事,燕清明的声音淡淡的不带什么情绪。

我斟了杯茶递给他:「没想到你走这么一遭,倒是知道不少。」

「满京城都是你的画像,丞相小姐抗旨成婚的佳话,我也是很难不知。」燕清明很自然接过茶杯坐下,言语里竟然有几分欣赏的意味,「不过,你也不怕你父亲和徐家受牵连?」

「我父亲是三朝丞相,他自会周旋妥当。再说了,家里还有一个一门心思想进宫的妹妹。」我如是说着,却看向茫茫月色。

他平静地哦的一声,沉默半响,又忽然道:「你为什么不嫁?天下女子不都想嫁入皇宫吗?」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皇宫?不过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牢笼,最富贵是它,最肮脏阴暗也是它。」

我转头,见燕清明有一瞬间的停顿,再看向我的眼神里,便多了几分审视:「你倒是看得明白。」

我自嘲地笑笑:「身处怎样的位置,就得有看清怎样局势的本事。」

我自小都在为徐家而活,不想连后半辈子都成为徐家安在皇宫里的棋子。一辈子操劳一生,就为了保徐家富贵荣华。

「你若不想走,便安稳呆在这。我便当多了个侍女。」燕清明的话颇带着些让人安定的意味。

我应了声好,便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许是微风太好,我竟俯在茶案上沉沉地睡去。朦胧间,好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里。

次日睁眼,我已经睡在了床榻上。

原来昨夜不是梦,是燕清明抱着我回了卧房。

我正在醒神,就有一个小男孩推门而入。

他十岁大小,嚷嚷着说要见见阿哥带回来的姐姐。

「就是你吗?」侍女拦不住他,男孩跑到我床边,看着我说。

他长得倒是可爱,脸上肉肉的,眉眼间能见几分燕清明的影子,却不像燕清明那般清冷,反而透着灵动的可爱。

我摸了摸他的头:「对啊,你找我有事吗?」

「那你是阿哥请来的教书先生吗?阿哥说会找个先生来教我读书写字!」小男孩眼睛亮亮的,笑起来宛若年画里的送福童子。

我又不想辜负了他的期待。反正承了燕清明的恩,就给他弟弟当个教书先生又能如何。

「对啊,往后就是我教你读书写字了。」

我笑着朝他说,还顺带轻轻地掐了一下他的脸蛋,真的是很软啊。

会不会燕清明的脸也这么软?

我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赶紧打了个激灵。

「那我叫燕澄明,夫子叫什么?」燕澄明看着我。

我赶紧说了我的名字:「徐然若,你以后叫我徐夫子好啦。」

3.

我有几日未见燕清明了。

这几日里听说丞相已经将我逐出家门,庶女徐然晴替我嫁入了皇宫。

我一听,直接就有了在这竹林里住到天荒地老的打算。

所以我愈发认真地教燕澄明读书写字,而这几日,他也学得很快,基本已经可以背诵几篇长诗短文。

彼时我正在教他写字,燕清明突然推门进来。

燕澄明倒是跑的很快,几步走到他面前:「阿哥,徐夫子近日教了我许多!阿澄如今已会写字了!阿哥快看!」

燕澄明说完,就拉着燕清明往我这边来。

对上燕清明审视的目光,我忙解释:「总不能白吃白喝你的,且我与阿澄投缘,也不会把他往坏处教。」

燕清明看着纸上,一笔一划写的很是工整的四个字:「清澈澄明。」

「怎么写这个?」他仔细看了许久,仿佛是要看出花来。

燕澄明说的有板有眼:「夫子说,希望我以后要活得像我的名字一样,要活得清澈,澄莹,明白。」

燕清明摸了摸阿澄的头,难得的还带了几分笑意,倒是显得他浑身的气质都柔和了许多。

「还教了你什么?」

「还教阿澄,首孝悌,次谨信。」阿澄如是说着,又看了看我。

「你教得很好。」燕清明看着我。

不知为何,我莫名竟然有些心跳加速,赶紧摆手道:「是阿澄领悟得很快。」

阿澄得了夸赞,又嚷着去厨房找些糕点让他阿哥尝尝,便出去了。

剩下我跟燕清明在房里。

燕清明叹了口气,神态回归清冷:「在这院子里,少见阿澄如此开心过。谢谢。」

我刚一转身,却没想到地上还有阿澄顽皮洒下的墨汁,脚下一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燕清明扑了过去。

燕清明坐在椅子上,我坐在燕清明怀里。

而且好死不死,我的手压在了最不该碰到的地方。

这个姿势,真是多少有些暧昧不清。

燕清明黑着脸没有说话,我涨红了脸解释:「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刚好阿澄端着糕点进来,看了眼我们,又端着糕点跑走了。

我刚想起身,阿澄又跑回来,把房门给关上了:「我不打扰阿哥跟夫子!」

阿澄,你给我回来!

「不是故意的还不松手?」燕清明沉声道,带着重重的怒气。

不过,我倒是发现他耳垂都红了,衬得他的皮肤更白了。

我赶紧抬手,脑海里却闪过一个可恶的想法,顺势就掐了一把燕清明的脸蛋。

得出结论,没有阿澄的软。

燕清明的脸更黑了,直接拽住了我的手腕:「这你怎么解释?」

我心虚低头:「对不起,这次我是故意的。」

此时,门口传来阿澄弱弱的声音:「阿哥,夫子,厨房说饭做好了,你们还在亲热吗?」

我顿时满头黑线,离开燕清明十丈开外,奔去开门:「阿澄,我可没教过你胡说八道!速速同我去吃饭!」

燕清明跟在我身后出来,见阿澄正要再说什么,我赶紧先一步捂住他的嘴,三步并作两步逃离现场。

身后却传来一声很轻的笑。

我顿时脸更红了。谁亲热!屁就亲热!

4.

不过从那日之后,我与燕清明的关系,总是多了一层不可言说,但阿澄却与我更加亲近了。

我生于嫡庶分明的徐家,嫡系忙着成长,庶系忙着生存,自小便没有兄弟姐妹同我亲近。

如今见了阿澄,我多少才有了几分当姐姐的心。

所以,当发现阿澄不在府里的时候,我才前所未有地着急。

来不及去找燕清明,我寻着竹林凌乱的脚步找去,越往前,我心底越担心。

下人说阿澄是翻墙出去的,可为何这附近会有打斗的痕迹?

「夫子!唔——」

阿澄焦急的声音从竹林深处传来,我加快脚步朝那个方向赶去,伸手握住腰间软剑,借竹子之力,飞跃拦在蒙面人之前。

来人眼里满是杀气,我来不及多说,几步逼近他。

阿澄被整个人绑起来拖着走,蒙面人一见我,不由分说直接甩出袖子里早就藏好的尖刀,我躲避不慎,整个手臂被划了几道痕,有血慢慢自衣内渗出。

阿澄吓得无声呐喊,瞪大了眼睛不断地摇头。

那人似乎是想要阿澄活口?

阿澄虽是被绑着,可并无任何外伤。

我暗暗松了口气,飞身出剑,几招凌厉的剑式直接逼退他,他皱着眉头,眼底里满是冰冷的杀意。

我看向阿澄,示意他趁机离开。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突然出剑,我堪堪当下他几招,将阿澄推到一旁,却不料后背生生挨了一剑。

我咬牙,几近力竭,被他逼退至树前。

可忽然间,压力骤退!

蒙面人一声闷哼,转身就逃。

本文节选自知乎 | 已完结

加入18种网络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流量实战训练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oyanteam.com/5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