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夕卡盟登陆平台登录入口,颜夕卡盟站长?

入骨相思两不知

                 /深海

三百六十五根消魂钉,根根入骨。她魂不知归处,他痴癫疯狂两百年。再世为人的她,见了他也不过一句:阁下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壹)

是夜,璇玑山一片雾霭环绕。我拿着唯一一朵能够在夜间发出微弱亮光的詹菊花为我探路。放花的人忒小气,所以光线忒弱,看着前方雾霭茫茫中的房间,我忒苦恼。

从小到大,我的方向感一直不好。十岁那年,由于我的身体状况,师傅将我送去师叔所在的天极山养身体,那里聚集了众多的仙家,所以仙气环绕,师傅的意思是要我多吸点仙气回来,奈何我是个光明磊落的姑娘,所以在吸完天极山众仙的最后一口仙气后,我毅然决然地回来了!

迎接我的不是大师兄,也不是二师姐,而是山脚下的一朵詹菊花!我顿时有种不受重视的感觉。师兄师姐,不带你们这样为了谈情说爱就忘了师妹的啊。

我垂头丧气地走着,靠着詹菊花散发出的微弱柔光。天呐,万一我误闯进师傅的房间可怎么办?

师兄师姐难道不记得我分不清自己的房间在哪儿吗?为什么不来接我啊。

正当我不知该不该挨个去敲房间门的时候,我听到了门开的响动。随即看到有个人影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但是看不清容貌。

我使劲地皱了皱眉,这个人的身上没有任何熟悉的味道。他绝不是我们璇玑山的人,但师傅一向拒绝见客,怎么会让这个陌生人进来呢?

那人好像发现了我,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是浅苴姑娘吗?”温润有力的声音,在夜色的烘托下更显温柔。我并不奇怪他会知道我,因为璇玑山只有我一人身体极差,进出璇玑山像吃饭一样简单。而师傅定下的门规是:一入山门深似海,终身不得见繁华。

显然,这条戒律在我这儿行不通。所以每当兄弟姐妹们用那种嫉妒又羡慕的眼神送我下山时,我心里都有诸多无奈。拖着个半死不活的身体不轻松!好吗!

“阁下是?”我微微点头,同时客气地请教他的身份。既然师傅让他进来,还给他房间住下。想来这人和师傅的关系非同一般,我自然不能得罪他。

“在下游月。”我心下微微诧异,游月这个名字我在天极山的宗卷里见过。记载上说他两百年前在天极山对花神颜兮施了消魂钉的刑罚后,就消失了。三界之内再也无人见过他。不知是不是面前这位?

关于他和那位花神的故事,我也是道听途说的,作为在天极山无聊时的消遣。是一些小仙娥讲给我的。

游月上仙和花神颜兮在天极山众人的眼中简直就是绝配,众仙甚至做好了要喝他们喜酒的准备,可是喜酒没有等来,到是等来了花神颜兮杀了天帝之子,绝卿殿下的消息。天帝大怒,赐了消魂钉,还特意让游月执刑。

就在众仙以为游月会向天帝求情或者替花神挡下那消魂钉时,他做了跌破众仙眼镜的举动,三百六十五根消魂钉,根根入骨,毫不含糊。花神颜兮神色平平,除却那因为强忍疼痛而冒出的汗。只是在魂魄即将消散时说了句话:你会后悔的。然后就带着一抹决绝的笑,消失了。连尸骨都未留下。听说她的魂魄消散于三界之外,不知所踪。

(贰)

初初听到这个故事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庆幸自己出生在璇玑山。因为璇玑山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并且它在三界之外,不受三界约束。师傅性格又古怪喜静。所以三界中人都不敢贸然打扰。面前这人,来璇玑山是所为何事呢?

“阁下的名字和天极山的一位上仙名字相同,您不会就是他吧?”我的性格向来直接爽快,既然他的名字跟那位游月上仙一样,而花神又是消散在三界之外,璇玑山又恰恰不再三界之内,如果他是那位游月,他来这里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他没有说话,只一双深邃幽暗的眸子将我望着。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忧伤。不过被他如此盯着,我竟然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咳咳,”我挠挠头,“不说也没关系,你可不可以让一下,我要回房间了。”

他仍是没有说话,不过却侧了身子让我过去。擦肩而过时,我注意到他手握成拳,似是在努力压抑着情绪。我快步走了过去,心想是不是碰到了疯子?

看着眼前一圈一模一样的房间,我的眉毛拧得变了形。师傅真是无聊,干嘛把房子弄成一个圆圈?还统统是一模一样的,难道是为了为难我?

因为师傅的房间也在这儿,而且他老人家在睡觉的时候是千万不能去打扰的。否则后果很严重!所以我只好在外面等着哪位起夜的师兄弟或者师姐妹出来。终于,那轻轻的推门声,在安静的夜空下显得异常动听。我急急奔过去,可是奔到一半就刹住了脚步。怎么是师傅?

要是让他知道我到现在还分不清自己的房间在哪,他非得把我骂个狗血淋头。不行,不能冒这个险。

正当我要悄悄隐匿时,我听到了一道声音。平时听这声音时只觉得欢喜,此刻听来确是万分沮丧。师傅,眼神要不要这么好啊?

师傅一句“苴儿”,成功地破坏了我悄悄隐去的计划。

“嘿嘿,师傅!好巧啊。”我看着眼前像是同我一般年纪大小的男子,心里暗叹不公平,师傅怎么就不显老呢?从我小时候见到他开始,到我长到这么大,岁月丝毫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他就像是长生不老一样,啊,莫非师傅真是长生不老的妖……咳,神仙吗?

师傅斜睨了我一眼,不屑搭理我。可那眼神分明是对我的鄙视。然后他老人家仙手一指,就消失不见了。

我望着他指向的方位看去,那是一间房。师傅是在给我指路?哇!师傅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我怀着忐忑不安又有些小期待的心情走近了师傅指向的房间,先将耳朵贴在门上,嗯,里面没有人,看来真是我的房间了。师傅收的徒弟不多,加起来还不到十个人。所以可以每人分到一间房。

我推开房门进去,借着詹菊花的微光,点燃了墙角蜡台上的蜡烛。我看着多日不曾走进的房间一尘不染,想来二师姐她们还是会常来帮我打扫的。虽然和她们接触不多,可我知道,师姐和师妹都是很疼我的,全因了我这多病的身体。

躺在床上,我才觉得安心。虽然我算是在天极山长大成人的,师叔他们对我也很好,可我始终觉得璇玑山才是我的家,师兄师姐们才是我的家人。

(叁)

第二日,我早早起来去向师傅请安。岂料又遇到了先前的那个陌生男子,本来我是不在意的,可是这么一直被人盯着,纵使我心胸再宽阔,也是不行的。

我暗中瞪了回去。那男子略一挑眉,便不再直盯着我看。我心下纳闷,我性子温和,一向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自问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可是眼前的男子,似乎就是冲我来的。

“苴儿,这是天界山的游月公子,此次你便跟着他回去,养好身体再回来。”师傅不温不火地吐出这句话,却把我僵在原地。

天界山是和璇玑山相对存在的,一样的立于三界之外。且从不问外界世事,这游月公子竟是天界山的人?而且师傅怎么会和天界山的人有关系?

“师傅,我的身体在天极山已经养的差不多了,师叔说再过段时日,徒儿的身体就和常人无异了。”师傅这番话真让我不可思议,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把我丢给一个陌生人?这实在不像师傅的性格啊。

“你师叔是不想你伤心,如此安慰你罢了。”师傅睨了我一眼,“天界山隔离于三界之外,那里的仙气纯正,正适合你养身体。”

“师傅……”还不等我说完,他就抬起手制止了我。

“快去收拾东西,跟游月公子走。”师傅近乎撵人的态度让我有些受打击。师傅从来不这样的,这次也着实奇怪了些。

我将目光转向游月,只见他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看得我真心想上去跟他理论一番。可碍于师傅,我是不敢乱来的。

“师傅,徒儿昨日才回来。”我努力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希望师傅可以不要这么快就赶我走。

“你这次又是偷溜回来的?”师傅的语气陡然一变。

“……”

师傅啊,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游月公子,我就把苴儿交给你了,这一世,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师傅言语中透着一丝警告,我更加糊涂了。

“仙君放心,游月自当护……苴儿周全。”游月也是一脸的认真,这一出还真像岳父将出嫁的女儿托付给女婿。可是,我这个女儿尚且还在云里雾里呢。

“师傅!”我不满地叫到。可是他老人家压根不理我,完全无视我的哀嚎自己进了内室,单单留下我和游月那厮。

“说!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带我走?你和我师傅什么关系?”我狠狠地瞪向那人,一脸的气恼之色。

他先是愣住了,似乎没想到我脾气这么大。

“苴儿姑娘不必担心,令师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至于我,不过是为了赎罪罢了。”

他丢下这句不明不白的话,就离开了。我实在想不通他说的赎罪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前世和他有什么爱恨纠葛?

(肆)

“呜呜……师姐,玄儿不让你走嘛……”偌大的院子里,只听见小师弟洛玄一声又一声地鬼哭狼嚎。

这个小师弟,不知什么原因十分喜欢我,每次离开,都要经历这么一幕。

师傅不动声色地立在原地,大师兄和二师姐也逐渐练就了师傅这种不动声色的本领,所以只有其他人帮着我安慰玄儿。

“小师弟,不哭哦,三师姐又不是不回来了,等三师姐的身体好了,就可以永远留在咱们身边了,到时候她哪都不去了。”六师妹如此说。

“是啊是啊,小师弟要乖乖听话,难道你不想师姐的身体快些好起来吗?”七师妹附和道。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洛玄你要是再哭,看我不把你扔到弦洞待几天!”四师弟吓唬道。

弦洞是师傅为了吓唬我们布置的,据师傅所言,里面养着各种毒物,是我们小时候淘气不听话时专门来对付我们的,由于我们都是乖巧听话的孩子,所以那弦洞一直都没什么用处。如今被四师弟拿来吓唬玄儿,倒也算它发挥了作用。

果然,洛玄不再大哭大嚷,只是时不时抽噎几声。我不得不把崇拜的目光投向四师弟,洛玄一向是师傅的心肝宝贝,他竟然敢这么吓唬,也不怕师傅秋后算账。

“三师姐,你一路保重。到了天界山要照顾好自己啊。”还是五师弟比较可爱,还知道关心关心我,其他人都被玄儿吸去注意力了。

“大师兄二师姐,你们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我将目光转向如今越发像师傅的两个人,提醒他们一下我的存在。

“活着回来就行。”大师兄的话让我嘴角微微抽搐,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二师姐用胳膊肘捅了捅大师兄,而后笑着对我说:“苴儿,回来的时候若是能抱个小娃娃,我们都会很欢迎的。”

我的脸色立马绿了。二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搭调啊。

笑闹了一番,离别的氛围也被冲淡了,只是洛玄脸上还挂着泪珠,这小子怎么这么离不开我呢。

“诸位,我们该走了。”游月看了看太阳的方位,轻声提醒道。天界山的天门在太阳落山之前就关了,所以我们需得在太阳落山前赶到。

此话一说,洛玄的泪腺更加发达了。

我恋恋不舍地走出璇玑山的结界,心想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这副身体不知还能不能养好,听师傅的意思有点棘手,否则他不会将我丢给一个外人。

“你若是怕无聊,可以让你小师弟一起跟着去。”游月的声音从空气中传来,我顿时一震。

我好奇地看着他,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整个人看清来温和无害。仔细看,他也是一个美男呢。

“可以吗?”我问的忐忑,“师傅不会答应吧?”

“无妨。”只见他转身回去,以手示意我在原地等候,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只见他先是向师傅作揖,随后又耳语些什么。师傅看了看洛玄,又看了看我。然后点了头。接着洛玄就欢天喜地冲着我跑来了。

这么简单就说服了师傅?游月这个人也太厉害了吧!

(伍)

游月的仙位应该是极高的。因为他的法力实在是太厉害了。我和洛玄都被他的法力深深地震撼到了。因为仅仅是在洛玄一闭眼一睁眼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在天界山的脚下了。

游月似是不了解我们震惊的眼神,笑着摸了摸洛玄的脑袋,云淡风轻地扔出一句“这次慢了些”后,悠然悠哉地踱着小步走进天界山。

我和洛玄傻傻地大眼瞪小眼瞪了这么一会儿,直到游月的声音传来才回过神来。我拉着洛玄跟上游月的脚步。

偌大的天界山竟然空无一人,难道这么大的地方只有游月一个人?那未免也太……变态些了吧。

玄儿年纪尚小,这会儿困意袭来,毫不犹豫地跑去游月给他安排的房间睡觉了。

我将疑惑的目光转向游月:我的房间呢?

“天界山与别处不同,晚上的灵气比较纯正干净,所以你晚上不能睡觉,要在这里吸收这些灵气。”他淡淡解释。

原来如此。我放下心来,用在天极山师叔教我的法子吸收这些灵气。

可是奇怪,怎么一点也吸收不了呢?游月就坐在一旁闭眼假寐,碍于面子,我实在是不想去问他,可是这里除了他就只有洛玄了。无奈,我轻轻走了过去,在他身边蹲下。

“游月公子。”我轻轻开口,“你睡着了吗?”我承认有些明知故问,可是好歹要有个开场白吧。

“睡着了。”温润的三个字脱口而出。我微怔,这场景好生熟悉。

游月睁开眼睛,那深邃幽暗的眼眸直直地盯着我,看得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起身退开一大步,尴尬开口:“你得教我如何吸收灵气。”

我原以为他会嘲笑我,谁知他什么也没说,单单应了一个“好”字。

夜色微凉,在男子的悉心教授下,我学会了怎样吸收灵气。漫漫长夜,有他的陪伴,倒也不觉得无聊。我突然觉得,他也没那么讨厌。

天界山的灵气果然是极好的,才吸收了一晚,我就感觉身体轻松了些许。

是以,我改变了对游月的看法。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帮我,至于他说的赎罪,我再问他时,他已经不肯开口了。

短短数日,我的身体竟然已经大好。这期间玄儿改变了作息,硬是晚上不睡觉要陪着我,我拗不过他,只好随了他去。

(陆)

这些日子,我对游月也有了些了解,他话很少,常常对着一大片的颜夕花发呆。还有,他不用睡觉。

即使有玄儿陪着我,他晚间还是在一旁坐着,白天我醒来时就看见他对着花朵发呆。说来也奇怪,这天界山别的没有,就是这颜夕花特别的多。我看这花也没什么特别,游月是发什么疯天天对着花发呆,问他也不说。后来就索性不再问他了。

这晚,游月破天荒地让我睡觉。我甚感诧异,他也没做什么解释,就匆忙出去了。实在是奇怪。我躺在床上辗转,真是睡意全无。

我猜测玄儿一定也睡不着,去找他玩好了。谁知,我装鬼吓他时他竟不再房间里。

我甚是奇怪,难道玄儿去找我了?我漫无目的开始走,也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路,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触到了什么机关,竟一下子掉了下去。

由于我没有防备,所以摔得比较惨。我向来淡然,所以这么摔下来后,也没有做出类似尖叫这种无用功。

习惯性地拍拍身上,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怎么是个冰窖?我怀着激动兴奋又略微有些害怕的心情走了进去,游月弄个地下冰窖干嘛?

越向深处走越是彻骨的冷。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我一边埋怨一边搓手,我到底是走到哪了?

“谁?”突兀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跳过之后又觉得这声音着实熟悉。我寻找声音的来源,待看到那个熟悉声音的主人时,我已惊叫出声:“玄儿?”

“姐姐……”玄儿喃喃道。我只觉得奇怪,这些年里,他从来都是叫我师姐,从不曾叫过我姐姐。

“姐姐,你快来,主人不行了……”还不等我说什么,玄儿就跑过来拉我。玄儿的小手很温暖,我更加奇怪了。

我根本来不及问什么,已经被玄儿拉进了冰窖深处。触目所及的是一座冰棺。而游月,就躺在冰棺里。

“主人,姐姐来了,你醒来看姐姐一眼啊……”玄儿撒开我的手,奔过去摇晃游月。主人?玄儿竟然叫游月主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慢慢走过去,停在冰棺面前,我将目光看向游月,他已经气若游丝。我隐约感觉到些什么,可是又不敢确定。更何况游月现今的样子着实让我心慌,他像是随时都能乘风而去。

“游月,游月……”我将身子挪过去,轻轻喊着他的名字,他不能睡,这一切于我来说是个谜团,他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

他堪堪睁开了眼睛,看到我时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

“颜兮……颜兮……”虚弱的声音听得我心儿微颤。我不是傻子,在听到那一声颜兮后,就猜到了些什么。

他像是随时会消失一样,我只好握住他的手。却不知要说什么,只能傻傻地握着。

“姐姐……”玄儿声音哽咽,我看着他也不知要说些什么,明明是那么熟悉的人,为何现在却觉得很难开口。

我看着游月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心里没来由地一慌。他是要永远消失了吗?玄儿一声声“主人”的叫着,竟然将我眼泪也叫出来了……

直至游月的身体完全消失不见,玄儿也哭得一塌糊涂,而我一开口的声音也嘶哑难听时,玄儿才一一道来。

(柒)

“姐姐,你的身体不好是因为消魂钉,当时你魂飞魄散,主人情急之下用了锁魂术,可惜只锁住了你的三魂,你的七魄却消散在三界外……”

“主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你的魂魄收集完全,可是魂和魄因为长时间的分离,竟然无法相容,主人没有办法,只好将你托付给精通魂魄之术的师傅,让他照顾你……”

“主人为了给你养身体,说是让你每晚吸收灵气,其实是在用自己的修为替你养身。主人耗尽了全部的修为,只为了能够医好你……”

“姐姐,当年主人执刑也是为了仙界安危啊,当时天君说你是花魔转世,又因为绝卿殿下的事,所以主人才听信了天君,你死了之后,主人才明白是天君冤枉了你,主人恨不得毁了自己的双手……”

“姐姐,主人为了惩罚自己,在地狱深渊待了两百年,若不是为了等转世的你,他早就随着你去了……”

玄儿是游月的仙宠,在仙界时一直叫我姐姐。当年我魂魄消散之际,被游月丢了下来跟着我。

我怔怔听完这个故事。脑子里竟然有一些画面闪过,我们在颜夕花旁定下终身,我们手牵着手走过白头桥,我们约定要永远在一起……游月,你怎么能失约?

我不会让你失约的,既然说好了永远在一起,那就谁也不可以违约。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玄儿也已经长成了翩翩公子,而游月,我有预感,他就快醒来了。

当年我去找了师傅,师傅用尽了方法才感应到游月的魂魄去了哪里。原来他的魂魄藏在当年我们定情的颜夕花里。我只身前往,用锁魂术将他的魂魄收集来,回到了天界山。师傅告诉了我一个以魂养魂的方法。

如今,我只盼着游月能早日醒来,与我重聚,这一次,没人能分开我们了。

(完)

加入18种网络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流量实战训练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oyanteam.com/5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