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秋不倦百度免费阅读佚名,秋秋by免费阅读

39

「周倦,你什么意思,你如果想分手,你说出来,你没必要这样。」我气急了,给他发了这条信息。

他回我了,回了一个字:「好。 」

那一刻,我的世界崩塌了。

我再发信息过去问他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为什么突然这样,他没有再回过我。

我和他开始了冷战,确切地说,是我单方面的冷战。

室友看到我每天红肿的眼睛,也大概知道了我们分手的事情。

她们纷纷劝我。

「他就是人渣,根本不值得你喜欢。」

「几个月就腻了,他真不是人,我们都以为他变好了,结果他还是坏到骨子里了。」

秋秋,你别为了他哭,那种人不值得。」

「你反正都要出国了,这种人眼不见心不烦。」

室友们七嘴八舌安慰我,我却没有得到丝毫安慰。

托福成绩出来那天,我查了自己的分数,如愿以偿。

我还是没忍住,查了他的分数,结果显示缺考。

我愣住了。

我心中对他的信任开始动摇。

我冲动地去了他宿舍楼下找他。

这也是我和他分手后第一次找他。

站了大概一个小时,他才晃晃悠悠地从楼上下来,看见我,表情也是极不耐烦。

我呆呆地望着这张脸,这张我日思夜想的脸,我突然好想告诉他我好想他,却说不出口。

「有什么事?」他叼着烟,语气很无奈。

「托福成绩出来了。」我像一只可怜虫,望着他,想从他眼里看出一丝对我的留恋,但并没有。

「嗯。」

「你缺考了?」我压抑住内心的许多问号,慢慢问他。

「嗯,然后?」

他还是他,什么都没变,只是这语气真的好冷,冷到我想哭。

「周倦,你之前说的陪我一起去英国,是逗我玩?」我微笑着问他,笑容有多难看,只有我自己知道,「报了名,复习了这么久,你却不去考试。」

「你怎么想都可以。」他只有这句话,没有过多的解释。

我心里咯噔一下, 心里的冰川慢慢坍塌。

「那你说的,想和我一直在一起也是骗我的?」

「我没说过,是你说的。」他笑着回答。

这笑容彻底刺痛了我。

「周倦…」我鼻子一酸,忍不住又哭了。

这几日我以为我的眼泪都哭没了,结果他还是能轻而易举让我掉眼泪。

「别哭了,听说你托福考得挺好,好好去英国吧。」他并没有来安慰我,站在离我一米之外,静静地看着我,「别来找我了,我们… .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我再也绷不住,哭得稀里哗啦。

「周倦,你混蛋,你不是要陪我去英国的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哭着质问他。

「我混蛋,我改变主意了。」他叹了一口气,走过来,将我的帽子拉起来罩住我的头。

「回去吧,以后别再碰到我这样的混蛋。」说完,他拿起我的手机,将我手机里他的电话,微信,都删了,才还给我。

「周倦.. .. .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你不要这样。」他要走,我拉住他的手,哭得泣不成声。

他却掰开我的手,深吸一口气:「你做得很好,你只是运气差了点,碰到我。」

「我上去了。」说完,他也罩上自己卫衣的帽子,往楼上走去。

我蹲在地上哭得昏天暗地。

最后是路过的江澄把我送了回去。

「别哭了。」江澄把我拉起来,送我到宿舍楼下,又给我室友打了电话。

「他跟我分手了。」我哭着跟他说。

「我知道,但这是迟早的事。」江澄欲言又止,「分手的也不止你-一个。 」

我被他这句话弄得莫名其妙。

但因为哭得脑子发晕,我也来不及思考。室友把我接了回去。

大家轮流守着我,安慰我,我却什么都听不进去。

哭够了,我躺在床上,手机响了。

我条件反射地拿起来,急忙打开,却是江澄。

他给我发了一张图片。

是柳菁的朋友圈,官宣照片。

时间是下午2点,我刚从周倦宿舍楼下离开的时间。

官宣的男主角,是周倦。

这一刻,我突然就哭不出来了。

灵魂都被抽走了。

原来,他们在一起了啊。

原来这一切早有迹象,只是我自我欺骗罢了。

我回想着周倦告诉我他跟柳菁没关系,对她没意思,却在分手不过一个小时就跟别人官宣了。

可笑吗?

可笑。

我就像一个小丑,傻傻地信他,信他说的每一句。

而他呢,却只是逗我玩。

40

一场恋爱,让我元气大伤,我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任何人了。

几个月后,我去了英国。

江澄也去了英国。

这让我有些意外。

要知道江澄从来没打算来英国。

「以前是因为一个人,想留在国内,现在,没理由了。」他苦笑。

我听他这样说,以前的人和事都仿佛隔了很久远。

久远到我想起来,会有一丝不舒服, 但却是不痛了。

「你后悔过吗?」江澄问我。

「后悔什么?」我笑着答。

「后悔当初那场球赛跑去亲了隔壁那混蛋?」他给我递过来一瓶汽水。

我接过来,看着海边飞舞着的白色海鸥,脑子很空。

「不是你不亲我吗?那场球赛我是准备跟你告白的,有什么办法,你不喜欢我。」我笑着调侃他。

我有些佩服自己,这件自己难以启齿的事情都竟然可以被我当作玩笑话说出来。

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和江澄在异国他乡相遇,又同样是失恋,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如果我说当时是被你吓懵了,你信吗?」他也笑着开玩笑。

「行吧,我样子没你女神好看,把你吓得说把我当妹妹。」我怼他。

说完,我们两个都陷入了沉默。

各有各的心事。

不过这种感觉挺好的。

我和江澄算不上朋友,更算不上恋人,顶多算校友,这样的关系相处起来很轻松。

「我不后悔。」我突然就说出了口,「他其实,也没那么坏。」

我低头,想把心中的乌云一扫而光。

「可能是他之前对我太好了,所以最后分手即使有些不太体面,我对他还是有滤镜了。」

我苦笑。

「你呢?」我又问他,「你后悔等了她那么多年,又和她在一起了吗? 」

他陷入短暂的沉默。

「后悔什么。」他也苦笑。

将手里的面包一点点扔向空中,一瞬间,好几只海鸥都跑过来,在空中分食。

「我对她有执念,不和她谈一场恋爱,我的执念不会消失。」

「即使后来跟她谈恋爱,其实也不算谈恋爱,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

「我一开始就知道她只是利用我去气别人罢了,我还是很开心和她在一起。」

「这一点,比起你,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说完,我们俩对视一笑。

笑着笑着,身边的海鸥都被吓得仓皇飞向天空。

笑了好一阵,他突然停下来看我。

「她和我分手是必然的,她没有喜欢过我。」他顿了一下,「他和你分手, 你不觉得蹊跷吗?」

「.. .」还在笑的我一下愣住,我笑着问,「我和他还不是必然? 」

「他喜欢你。」江澄认真地看着我。

「…」我没说话,只是扯了扯笑容。不明白他突然跟我说这种鬼话干什么。

现在谁来说周倦喜欢我,我都不信。

「那天我不是偶然在宿舍遇见你。」江澄顿了一下,欲言又止,「周倦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在他楼下哭得很惨,希望我照顾你。」

我脑子嗡的一声,空白了。

「他可能觉得,我跟柳菁分手了,我是不是会喜欢你,会发现你的好,回来找你,所以让我照顾你,他真搞笑…..」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

脑子很乱。

「秋秋,我没他那么混蛋,我就算喜欢你,我也不会趁虚而入。」

「那你喜欢我吗?」我故作轻松地跟他开玩笑。

「…」他却一下子愣住了,缓了好久道,「我还是觉得…」

「觉得当朋友比较好吧。」我笑着看他,打断他。

其实是我听不下去了。

我现在不想谈恋爱,和任何人都不想。

41

后来回到租的房子。

我想着江澄白天说的话,越想越睡不着,干脆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各种寻找周倦的消息。

我和他分手那天,就删了他的所有好友,他的所有照片。

我再也得不到他任何消息。

我登上了我的微博小号。

我其实已经快一年没登录过了,自从被柳菁发现我小号关注三个人的微博之后,我就没再登录过了。

一点开,竟然发现有新的关注者。

我点开那个新的关注者,握鼠标的手僵住了。

周倦?

他什么时候?

我点进他的主页,他依旧没发动态,只是偶尔点赞足球赛事。

我有些懵。

他关注我是巧合吗?

他不可能知道那个小号是我才对。

其实从发现他关注我那一刻,我的心跳就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我想从微博上找寻一些蛛丝马迹,于是又去他的关注列表观察。

结果发现他竟然关注了英国实事,英国天气预报…

!!!

我的心一瞬间狂跳不止。

我惊得停住了呼吸,不敢动了。

缓了好几分钟,我还是觉得这会不会是巧合。

我做了一件冲动的事,用小号给他发了私信。

「周倦。」发过去我就后悔了。

突然找他,还是小号,会不会太突兀。

毕竟已经过了十个月之久,他和柳菁还在一起吗?

还是又换了新的女朋友?

果然,那边没有回复。

我甚至觉得他可能是手滑,无意中关注的我。

可是关注英国的那些微博又怎么解释?

就这样忐忑地等了几个小时,我终于放弃了等待,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我顶着黑眼圈,坐在家里发呆。

越想越想不通,我头脑一热,就去了,个地方。

是一个英国的小镇,比较偏远。

我换乘了好几次车,直到傍晚才到了那座白色房子旁。

我站在门口,犹豫又犹豫。

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仅仅是因为周倦跟我说过一次他妈妈住在这儿。

「你怎么知道地址?」我当时问他。

「我在我爸行程图里找到的,他在英国没朋友。」他当时笑着对我说。

「那怀疑你妈妈就是在那个地址,为不去找她?」我震惊于他的侦查能力。

其实有意想得到一个人的地址,怎么会找不到呢。

况且他还那么聪明。

「我怕她不认得我了,也怕,她认得我。」

42

我站在这里,观察着那屋子,觉得自己过于唐突。

我该以什么身份,去见他的妈妈?

虽然,我真的只是突然想替他去看看他的妈妈,想替他看看,妈妈过得好不好。

他妈妈一定很漂亮吧。

我能想象,她笑起来一定和周倦一样,让人着迷。

我想去看看,周倦想了这么多年,想见而不敢见的妈蚂会不会也像他一样想念着

他。

我又想,如果他妈妈过得幸福,我就私信告诉他,让他放心。

如果,过得不好,我又该告诉他吗?

是撒谎,还是实情,然后让他过来带他妈妈回去。

就在我脑子一团糟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姐姐,你迷路了吗?」我惊讶地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只狗,认真地看着我。

她会中文?

我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

「额,不是。」我低头看着小女孩,觉得有些熟悉。

「姐姐,你是中国人吗?」她又问我。

「是。」我蹲下身,这样方便跟她对话。

她长得很可爱,眼睛大大的,樱桃小嘴,很像芭比娃娃。

「我喜欢中国人,我妈妈也是中国人。」她笑着就要和我聊天。

「….」我一惊,心里有一种预感。

果然,下一刻,白色屋子里出来一个白色卷发的男人,叫她:「凯丽, 狗狗不要一直抱着。」

我心里叮的一下,有什么东西落下去。

「爸爸,这个姐姐是中国人,我能邀请她和我玩吗?」

「凯丽…」她和她爸爸也是中文对话。

爸爸似乎不是很放心她单独跟我玩。

「爸爸,我太想妈妈了,太想用中文对话了,求求你了,爸爸。」

他爸爸一脸无奈,叹了一口气,朝我走来。

他很高,看起来还算和蔼。

「对不起,能请你到屋子里面跟她玩一会儿吗?」他怕我有顾虑,又把我请到旁边借一步说话。

「我女儿妈妈是中国人。」他解释。

「嗯。」我盯着他,已经猜到了个大概。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周倦的妈妈,我不知道是喜是悲。

他妈妈有了自己的家庭,这个男人看起来,比较有亲和力,女儿很漂亮,对女儿也算宠爱。

也算是家庭和睦了。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

「大半年前,孩子母亲出了车祸去世了,女儿很想念她。」

他继续解释。

车祸?

去世?

他还在说着什么,我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你是说她妈妈去世了?」我不敢置信地问。

「是的。」他点了点头,掩面叹息,「女儿小,好像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总觉得妈妈是睡着了,所以天天想找中国的伙伴玩。」

我的脑子一下子空白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跟着他进屋,又是怎样把我带到她妈妈卧室的。

小女孩见我进去很开心,高兴地拉着我跟我分享她妈妈的点点滴滴。

我整个人都是飘的。

最后我忍不住问了一句:「您知道, 您的妻子在中国还有一个孩子吗?」

我不知道周倦知道这个消息会怎样。

他说怕妈妈不认得自己了,又怕她还认得自己。

但他没有想过,是这种残忍的方式吧。

我的心在滴血。

「…」男人明显愣了一下, 「知道,您和他….」

「我是他朋友。」

「… 」他叹了一口气, 「我妻子儿子过来了,妻子去世那天,就来这儿接回了骨灰。」

我彻底愣住了。

「什么时候?」

「2021年,9月X日。」

我条件反射地想到了托福考试的日子。

比他说的时间提前了一天。

所以那天他缺考了,因为来了英国,接他妈妈回家?

43

后来他又跟我聊了一些,还托我给中国的,他妻子的儿子家人带去问候。

我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临走的时候,小女孩突然从一大堆书里找出很多卡片递给我。

「姐姐,你回去的时候能帮我带给哥哥吗?」

哥哥?

我拿起卡片,卡片上是一些人物肖像。

看起来像几岁的小男孩。

我有些不解。

男主人解释道:「我妻子到英国这边有很长一段时间失忆了,所以我都不知道她在中国有儿子,她一直在治疗。」

「也是去年她突然断断续续想起一些事情,画了这些卡片,跟我说她在中国有个儿子,就长这样,她出事那天给我电话,她说她想起来了,她定了机票要回中国找儿子,结果我在工作,她自己开车去机场,就出了车祸…」.

我听了之后更震惊了。

缓了好久,我才开口问他:「这些为什么不交给她儿子?」

「没机会,他和他爸爸过来,取了骨灰直接走了,没说上话。」

「他们是怪我的吧,怪我没有照顾好她。」

后来我走了。

拿着一大堆卡片,想象着周倦妈妈是在怎样的心情下画下这些画,又是以怎样的心情着急去机场…

他妈妈真的把他忘了。

但对他的爱意没有消减。

如果他妈妈没失忆,也不会一直不回来看他,他也不会因为思念而心碎到绝望。

想到这些,我坐立不安。

我甚至没回住的地方。

直接订了机票回国。

我一刻也等不了。

半夜坐上回国的飞机,我看着卡片,想着周倦,哭得泣不成声。

他知道了这些该有多难过,该有多心痛。

可是,不告诉他,他会难过一辈子,一生都不知道他妈妈原来很爱很爱他。

我哭得眼睛发肿,也顾不上,直接跑回学校。

路上遇到好多人,看着我,像看着怪物一般。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同学告诉我,周倦去他爸爸公司实习了,不在学校了。

我又打车去了他的公司。

去的时候刚好是公司下班,我站在大门口,茫茫人海里东张西望,却始终看他。

我有些慌,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怕错过他。

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垂头丧气地准备去安保人员那里问问,结果一转身就撞上一个人。

「找我?」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周倦。」我叫着他,看了看四周,我说怎么一直看不到他,原来他就在我身后。

「还是那么笨,在你后面站半小时了。」他好笑地看着我。

我一抬头,发现他头发剪成了寸头,身上的锋芒藏进黑色西装里,哪里还有周倦的影子。

看见他,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傻不傻,看见我就哭,丑死了。」他伸手抹了一把我的脸。

「周倦… ..」我发现我再多话到了此刻都说不出来了。

「我在。」他盯着我,仰了仰头,再低头的时候也红了眼眶,「走吧。 」

他没有问我为什么来找他,什么都没问,拉着我就往车库走。

二话不说把我塞到车里,系上安全带开车行驶在路上。

44

一路上,我脑子很混沌。

只是呆呆地望着他,包里的卡片我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见到我高兴吗?

我不知道。

我只是在他开车的时候望着他的侧脸发呆。

看着他就好满足。

「你在那边好吗?」他平静地问我。

「挺好。」我思考着从哪里跟他说起,怎样才能更让他好接受。

「那就好。」他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里面有纸。」等红绿灯的时候,他侧身过来,在车厢里给我拿纸。

突然和他挨得太近,我盯着面前这张脸发呆。

「你现在,单身吗?」我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 」他愣了片刻, 把纸拿出来递给我,「是。」

我俩又是沉默。

他和柳菁分手了?

还是单身?

这不像他的风格。

要知道他身边从来不缺女的。

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问我:「去我家吗?」

我望着他,懵了,突然什么都顾不上了,浅浅地回了一个字。

「好。」

于是车子飞速地开到了他家车库。

他把我领上楼,进了门,给我拿了拖鞋,换好了,我站起来,他站在我面前不动了。

他低头盯着我的唇,轻轻问我:可以亲吗?」

「….」我没说话,愣了一秒,下一秒扔了包,揽住他脖子,主动亲上他。

他刚开始有些发愣,后知后觉地热烈回应我。

事态有些不受控制。

「周倦,我有事想和你说。」我摁住他乱动的手,神志被拉了回来。

「嗯。」他俯身盯着我,呼吸不稳,最后扯掉自己的领带,「待会儿再说。 」

我无法拒绝他。

最后一次,我精疲力竭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看着看着,他眼眶就红了:「陈秋, 你别玩我。」

「我没玩你。」

他愣了-一会儿,又扑过来亲我。

「回来干吗?走了又回来,这次还走吗?」他问我。

「嗯。」我轻声应着他。

「操。」他直接气到炸毛。

「走了我也会回来,只要你不扔下我,我就不可能扔下你。」我伸手摸着他的头。

「分手是你提的。」他冷冷地盯着我。

「我提的,但是你抛下我的。」我望着他,不甘示弱。

「….」他一时无语,叹了一口气,「因为,你们女人都一样,去了英国,就不会回来了。」

他过了会儿又道:「我只能这样了, 我不想耽误你,我是不会去英国的。」

「谁说去了英国就不会回来,我不是回来了?」我望着他,犹豫着怎么将那件事说出来。

「回来逗我两天又走,拿我当狗逗呢。」他一脸无奈。

我却看到他这个样子就心软,翻过身,抱住他。

「周倦,爱你的人都会回来的,我爱你,我就会回来,不管什么时候。」

他不动了。

「我们好好的,不吵架,好不好?」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温柔地说了一个字:「好。」

「我败给你了。」说完他又吻了我。

后来我和他抱着入睡。

连日的奔波让我一秒入睡。

45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

迷糊中,我摸了一下身边,没人,心有些慌。

一睁开眼,他就安静地坐在床边的地上。

我刚想叫他,就看到他手上拿着那些卡片。

我心里咯噔一下。

想着该如何跟他说那件事。

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我起身下床,从后面抱着他。

「哪儿来的?」他的声音很冷,很陌生,让我整个人颤了一下。

我愣住。

「英国。」

我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

「你妈妈住的房子。」

「…」他抬头望着我,眼里有情绪。

过了会儿,他像是知道了什么,把卡片一把扔了:「所以,她还记得我,只是不想回来罢了。」他突然站起来,自嘲道。

我也站起来,认真地看着他,看着他的笑,看着他装出来的无所谓,心疼。「她不记得了。」

「?」他疑惑地看着我,过了几秒,低头笑了,笑得很苦涩,「算了, 她都死了,无所谓了。」

我看着他,嘴唇有些颤抖,我想给他一个拥抱。

「她失忆了,想起你的时候就画了这些卡片,她的记忆停留在你小时候了,她不是忘了你,她只是失忆了。」说完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骗谁呢!」周倦突然情绪有些激动,「陈秋,我不需要你说这些来可怜我!」

「周倦….」我跑过去抱着他,哭得泣不成声,「我没骗你, 她彻底想起你,想起你在中国,她等不及了,自己开车去机场,迫不及待想回来找你,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

「…」这一刻,抱着的人突然不动了。

无声的空气让我更能理解他的震惊,他的难过,我心疼地伸手抚摸着他的背。

他却猛地背过身去,没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哑着嗓子道:「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说完掰开我的手,去了厨房。

「….」我望着他平静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难过,「都行。 」

我跟他去了厨房。

厨房东西很少,他所谓的做东西,也不过就是煮个鸡蛋面

他烧水,水沸腾到炸锅,也没下面,他只是失神地盯着锅,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倦,水开了。」

我叫他,他也没反应。

其实他知道这件事后,平静得不像话,我以为他会哭,我还担心怎么安慰他。

可是我什么都不需要做,他比我想象中更强大。

「周倦。」我又叫了他一声。

「嗯..」他回过神来,拿出面,「能吃多少,这点够吗?」

「够了。」我看着他,欲言又止。

他下了面,动作不是很熟练。

面煮好了端给我:「我去楼下买包烟。」

说完就去换鞋子。

我跟上去,平静地说:「看你昨天没抽,我以为你戒了。」

「嗯,是戒了。」他换好鞋,回头看了我一眼。

「在家等我。」

「好。」

啪,门关上了。

我坐在桌子面前,什么都吃不下。

过了好一会儿,他还没回来,我觉得不放心,换了鞋,下去找他。

走到电梯口,想到什么,我又退了回去,转身去了楼梯间。

一推开,楼梯间烟雾弥漫。

他背对着我,站在那里抽烟。

我低头看到- -地的烟头忍不住皱了皱眉。

「周倦。」我轻声叫他。

「…」他转过身,看到我,有些诧异。

「别抽了。」我走过去,从他手里拿过烟,然后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他愣愣地看着我。

我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一下他。

他却别开脸。

「别亲,刚抽了烟。呛到你。」

「要。」我坚持。

「…」他盯着我,眼里泛光,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低头吻住我。

烟真的好呛人,呛到我眼泪直流。

他放开我,心疼地给我拍着背。

「都让你别亲。」

「就要。」我抬头看着他,「周倦, 我不想你一个人伤心,看到你伤心,我的心都要碎了。你和我一起好吗?别再一个人跑到这里…」

「…」他愣了片刻,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好。 」

「周倦,我永远不会离开。」我把脸贴在他怀里。

「好。」他声音有些哽咽。

「周倦,我们结婚吧。」说出这句话,是意外,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大胆过。

可是看到他一个人在楼道抽烟,那孤独而绝望的背影,我心里想的就是这个。

「….」他身子一僵,沉默了好久,最后吐出一个字:「好。 」

说完,他又低下头来亲我。

亲到我站不稳了,直接将我拦腰抱起,往家里走。

半夜醒来,我借着月光,看着身边熟睡的他,眉心紧蹙。

我伸手轻轻点了点他的眉心,他才慢慢舒展开来。

我轻轻在他额头一吻:「我爱你。 」

睡着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也是。 」

我! !!

「还不睡,不要命了?」他一把捞过我塞进他怀里。

「睡了。」我不敢动了。

他在我额头亲了亲:「早点睡, 明早去扯证。」

「明早?」

「怎么,想反悔?」

「不是,会不会太快了?」

「… 」他不由分说地亲了过来,「不快点,跑去国外,我去哪里找老婆。」

我…

「这辈子就你了,乖一点。」

「好。」

-完-

加入18种网络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流量实战训练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oyanteam.com/9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