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同志们,三野首长和兵团首长发布最新命令,要求我第30军迅速攻占高桥。”

“现从川沙的态势来看,我军先发制人,给敌人来个措手不及是很重要的,因此,军前指决定今天傍晚向高桥之敌发起攻击,力争在5月18日拂晓前包围高桥镇。”

第30军在刚刚歼灭川沙之敌以后,便迅速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布置下一防段战斗任务。上述这番话,就是谢振华军长下达的最新的作战命令。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30军军长谢振华少将

黄昏时分,天空又飘起牛毛细雨,时不时还刮点凉风。这正是我军展开攻击的好时机。

不一会儿,攻击时间到了,通信兵射岀红色信号弹,战士们立马像下山的猛虎朝懵懂中的敌人直扑过去。

一时间,村里镇外枪响大作,爆炸声此起彼伏,喊杀声像波浪一样,一波比一波强。在这风雨飘摇的夜暗中,我攻击部队攻势如潮,锐不可挡。

担任主攻的第262团在副团长王体冉率领下,一马当先,冲锋在前。

31岁的王体冉,身材高大魁梧。这位生长在微山湖西岸的江苏沛县农家子弟,具有著名的铁道游击队队员那样的血性,打起仗来勇猛果决,气势高昂。

战士们越壕沟、跨铁丝网,踏雷区,在枪林弹雨中朝敌集团子母堡冲去。冲到了敌堡跟前,将钢筋水泥堡炸毁。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战斗至深夜23时,第262团、第264团在攻击前进中,歼灭吴淞交警总队两个营,缴获机枪10余挺,俘敌200余人。

经短暂休整后,军参谋长夏光于午夜时分下达第二次攻击命令。

但是,越接近高桥,敌人的防御工事越坚固,火力越猛烈。

由于战士们一门心思想在拂晓前拿下高桥,没有考虑敌人正以王牌军嫡系部队,并依托坚固钢筋水泥堡来阻击我们,所以,仍然以集团冲锋的方式,潮水般向敌阵地涌去。

结果,第30军的快速穿插行动在高桥以南被迫停顿。至凌晨2时,第263团占领了高桥以北,第262团攻占了高桥西南后全线受阻,遭敌反扑和黄浦江军舰炮火射击。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第262团副团长王体冉,没有倒在冲锋陷阵的攻击之中,却壮烈牺牲在敌军的舰炮狂轰滥炸之中。

王体冉不喜欢蹲在指挥所,他总是在前沿阵地奔忙。敌舰炮打来时,我临时防御阵地几乎全是堑壕,仅有的几座钢筋堡也被敌炮轰塌。

王体冉他们被迫在堑壕里隐蔽,但敌舰炮密集的地毯式轰炸,给我第一线部队造成重大伤亡,包括王体冉在内多名营团级干部壮烈牺牲。

关于这一夜受阻的原因,第30军军史记载道:

“我军各部队经过一通宵苦战,伤亡近千人,未完成预定包围高桥的作战任务。

这同我们对高桥敌军坚固,防御阵地估计不足,加上敌舰炮密集射击,而我军重炮未能接近备沿和某些判断失误有关。

全军指战员十分英勇地投入战斗。最后,与敌人形成对峙。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18日午后,第30军临时前进指挥所。军长谢振华在来回踱步,参谋长夏光仍在地图前苦思冥想。

作战室很安静,只听见挂钟的嘀嗒声和谢振华的脚步声。大家都一言不发。

“我看,下午4时继续发动攻击。与其这样对峙,还不如边攻击边渗透,往前靠一步,就是一步胜利!”谢振华对政委李干辉,副军长饶守坤等人说。

“可以打一打!”李干辉说。

雨后的太阳烤在遍地焦土、弹痕累累的敌我阵地上,烤在河湖港汊林立的浦东大地。

我第30军将士们,中午只吃了一顿咸菜加凉馒头。许多人喝弹坑里积的雨水。尽管条件极为艰苦,战士们仍精神饱满,斗志旺盛。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18日下午4时,30军再次发动攻击,经15分钟歼敌一个营,俘敌300余人。

尔后沿长江南岸向宝山旧城方向攻击,再次遭敌阻击,难以深入敌军侧后。

第267团和军侦察营向高桥以北穿插也未果,被迫停止。

当第268团乘胜向杨家楼攻击时,敌军依托坚固地堡阻击,并派坦克4辆实施反击,该团被迫退回严家桥一线,在杜月笙别墅附近构筑临时防御阵地坚守。

第270团增援一线进攻部队,遭敌机和舰炮压制,几次冲击只突进一个营的兵力。

我军进退不得,时而联络中断,部队给养、弹药无补,天只能吃上一次饭。

5月19日中午,我第一线部队阵地,从清晨开始遭敌军舰猛烈轰击,我守备阵地大部被摧毁。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敌舰在林家宅之西的黄浦江江面,共有敌舰五艘,有两艘悬挂外国国旗。

其余三艘无旗,五舰靠在一起,当初部队担心有误,没有向敌舰还击。

后经査明,这里的敌舰是国民党冒充外国海军,在我军实施还击后,敌舰即向口外撤逃。

5月19日上午至下午6时,高桥守敌又以两个多团的兵力,在海空军和多辆坦克掩护下,向我军第268团、第270团桥阵地发动6次反冲击。

战斗十分残酷,有6个连的阵地失守。第90师前沿各连队均由团领导亲自组织部队带领反击,将敌军的进攻一一打退了下去。

临近19日午夜,天空乌云滚滚,晚上的牛毛细雨,变成了小雨,阵阵雨点扑打在人身上,感觉凉快袭人。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30军攻占高桥外围废弃工厂

高桥城内的激烈枪炮声渐渐稀落下来,火光也暗淡许多,只是浓烈的硝烟飘向远处。

谢振华接到朱国华的最新战报——“经我军猛烈反击之后,高桥城内守敌已大部被歼”,兴奋地说:“若照这个势头打下去,我们明天可以攻占高桥,并相机封锁吴淞口。”

就在5月19日当天,敌情发生突变。

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内,一身戎装的汤恩伯,从办公室走出,在一群副官、参谋、卫士等簇拥下,顺着通道,步入大型作战会议室。

这位以“能征善战”知名的汤总司令,近日也是寝食不安,十分焦虑。

坏消息频频传到汤恩伯的总部:浦东战场鏖战激烈,月浦解放军又有大的行动。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在上海市区的正面,解放军第20军、27军已在沪宁线上集结完毕,市区作战随时可能发生。

就近日情况,蒋介石特别手谕:迅速调整部署,一定要保证浦东安全,保证吴淞出海口的安全。

5月17日,汤恩伯将指挥重点移向高桥。现在,汤恩伯召集各军长们开会,又要调整作战部署。

汤恩伯啜着嘴,紧闭双唇,拧着脖子步入会场,几乎未扫视众将官一眼,就直接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并摘下白手套,挥挥手,示意站立于两旁的军长们入座。

干咳两声后,汤恩伯用浙江官话打开了话匣子。他高八度地说:“陈粟共军近日攻势凶猛,似有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海之企图,尤以浦东方面战事激烈。”

总裁手谕,要我迅速调整部署。根据目前情况,我决定,从驻守市区的第21军、第75军到浦东,加强浦东防御力量。”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为统一行动、统一指挥,我命令第54军军长阙汉骞中将担任新组成的浦东兵团司令官。该兵团由第12军、第37军和第54军组成。”

阙汉骞腾地站起,两腿立正向汤恩伯爽声答道:“是,坚决执行汤总司令命令!”

汤恩伯又朝第75军军长吴仲直望去:“今晚,第75军抽调一个师到高桥镇,切实保证吴淞出海口的安全!”

调整部署,宣布命令之后,汤恩伯瞪着眼睛把在座的手下看了一遍,然后以缓慢低沉的调子说:

“诸位,总裁指令,在未来的两天中,我们将以火海对付共军的人海,要使浦东成为共军的葬身之地!”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汤恩伯的军用吉普车沿着宽阔的浦东大道飞快地向高桥镇疾驶。

吉普车内,除汤恩伯,还有淞沪警备总司令部作战处处长王之师。

王之师一面跟汤恩伯聊天解闷,一边判断汤恩伯的真实意图。王之师作担忧状问:

“总座,共军行动如此神速,这使得上海防务变得困难,很难想象后果,如果共军从黄浦江直接向沪西登陆呢?”

汤恩伯恶狠狠地说:“共军逼我于死路,这是我不得已而为之,与其两面挨打,不如从浦东一面出击!”

吉普车驶抵高桥。王之师随汤恩伯在高桥守军的护卫下先到前沿视察战情。

从望远镜里观察,高桥以南的阵地上方黑乎乎的硝烟还没有散尽。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阵地的另一边,一场别开生面的作战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同志们,我军在浦东外围连续作战五昼夜,共歼敌4000余人,控制了东汤镇和高行镇以南地区,粉碎了敌在外围阵地阻我前进的企图,胜利地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作战任务

5月19日下午,第31军军长周志坚在简易军指挥所召开的团以上干部作战会上说了上述这番话。

周志坚看了看高锐、徐体山、傅绍甫等朝夕相处的面孔,幽趣地说:

“阙汉骞这只狼可不像顾锡九那么菜。就冲他那古怪的姓名,三个字有两个字特别不好认,都让人感到他像一头聪明的野猪。稍不留意,他那钢针似的刺,扎我们一下子,也够疼的。”

众人都笑。

'周志坚兴致更高地说:“也是的,他那阙字,怎么看,怎么不会认,偏旁部首都没有,猜都不好猜。”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阙汉骞

“还是高锐的办法好。他说,你只要想到这家伙特缺德,就知道他姓什么了。果然,不出几次,我还真记住这家伙的姓了。”

众人都称赞高锐是高人,不愧为喝墨水多的知识分子。

轻松过后,周志坚话锋一转:

“军党委决定,以徐体山的第92师加强第91师272团,攻歼高桥以南守敌,尔后会同第30军攻占高桥镇。第91师和第93师部队,仍据守既得阵地,随时准备打击敌人的反扑。”

从军部开完会后,徐体山就迅速赶回师里,布置任务,并于19日当晚率第92师接替了第30军部分阵地。

徐体山很兴奋,终于得到一个打主攻的任务。在第一阶段的外围战中,他的第92师是军预备队,几乎坐“冷板凳”。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徐体山少将

尽管他知道有第二阶段的重任在等着他,但看见兄弟部队攻势如潮,歼敌众多,心里不免痒痒。

现在好了,可以大干一场了,而且是与老冤家阙汉骞交手,他更觉得这一仗打得值。

若老是打蒋介石的杂牌或二流部队,不过瘾,有牛刀杀鸡之感,显得浪费力量。

徐体山与政委张英商定,由第275团担任主攻,第272团协同,第274团作为预备队。

第274团不仅是徐体山的心尖子,也是周志坚手中的王牌。许多关键的战斗,是要靠第274团和第271团来解决的,所以,对第274团的使用一般很慎重,需要通过军里同意。

拂晓时分,275团8连开始向高桥方向运动。

高桥地区的地形确实复杂,像迷宫似的。加之敌人的破坏,我第31军官兵大部分又都是山东人,对南方水网地不熟悉,所以,行军打仗都受到影响。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高桥战斗我军重机枪阵地

朦胧曙色中,8连官兵在一片麦子地里行走,水齐小腿肚深。当部队进到老杨家宅附近时,空中亮起一串串照明弹,藏在麦地里的部队被发现,强大的火力立即向麦田覆盖而来。

“下河沟!”王忠仁命令到,8连战士全部扑倒在河沟水洼里。

从河沟里探头看,河堤上有几个“坟包”。随8连行动的副营长王学芝和王忠仁研究,决定由副连长田乾春带领3排先打掉这几个堡,再由王忠仁带领1排主攻。

攻击开始后,担负爆破任务的解放战士小王被敌人机枪射中牺牲,炸药包自然未响。

田乾春问:“连长,怎么办?"

王忠仁将目光停在一位兖州解放的老兵王玉荣身上。王玉荣二话没说,抱起炸药就冲了上去。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轰”一声,铁丝网被炸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3排长带着一个班往上冲,却被炮火阻隔在铁丝网外。

照明弹亮起,这个班顿时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田乾春带着部队冲上去,刚刚接近铁丝网就摔倒了。

卫生员报告:副连长负伤,3排长牺牲。

王忠仁又带领1排1班上。刚刚接近铁丝网,他发现前面上去的战士大多被压制在网外。

王忠仁心一急,独自跳进网内,挥手扔了两颗手榴弹;两声震响,烟雾蒙蒙中,地堡前沿被突破。

蔡司庙方向,王廷法的5连已经攻下这条由南往北地毯式向高桥推进的弧形战线。

蔡司庙村位于老杨家宅以南,因村头有座孤零零、双开门的古庙而得名,敌人驻守的据点就设在庙里。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将近拂晓时,5连打下第二个地堡,清理队伍,190人的连队牺牲50人。王廷法对指导员杨青湖说:“不能这么干,伤亡太大!”

天将明时,蔡司庙敌人在5连的强攻下撤退,王廷法围着村子看了一圈。

见这个不大的小村到处是简易沟壕,沟壕中铺满尸体,有些地方国民党兵和解放军搅缠在一起无法分清,掉了头的,削去整个背部的,致命伤大多在头部。

王廷法对指导员说:“不好,都是空爆伤,赶快修工事,准备门板!”

王廷法一面派出人员寻找营部,一面组织战士以敌人遗留的三个地堡为核心加固战壕工事。

天明前连干部开了一个短会,经研究决定由连长、指导员、副指导员三个连干部各带一个排,在蔡司庙形成一个三角防御队形。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我军在高桥缴获的敌山炮

正在布置,天空倏地暗了——随着空中传来的“呜呜"声响,黑压压的炮弹从北侧高桥、西侧黄浦江方向冰雹似的砸落下来。

8连三个排分别在3位连干部指挥下,迅速进入碉堡或战壕隐蔽起来。

5月21日,敌浦东兵团司令员阙汉骞命令所部向我浦东前沿阵地进行反扑,打头阵的是青年军209师。

国民党青年军尽管组建很晚,却是一支很狂、很傲的部队,可以说是蒋介石的御林军,蒋经国的心肝宝贝。

1949年1月,蒋介石下野之前,国防部禀承他的旨意成立青年军第37军,蒋介石亲自任命国防部第2厅厅长、年轻将领罗泽闿为军长。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罗泽闿

第37军辖王大均的第202师、方懋锴的第209师;又将青年军第204、208师的一部编入该军战斗序列。

第37军军部原驻昆山,2月移防浦东杨思镇。上海战役打响前,汤恩伯怕解放军抄他的浦东后院,于是他将第37军209师全线调往高桥。

5月,当张权将军说服第209师师长方懋锴起义时,这支部队正在浦东公路两侧,为扫清前沿视界施工。

由于张权的被捕,使方懋锴起义的可能降到了“零”。

方懋锴尽管和当时许多国民党将领一样对腐败的政府充满怨恨,但他对蒋经国个人却怀有希望,这是蒋经国在青年军中威望的所致。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张权

方懋锴甚至大骂带领陆军预备干部训练第一总队起义的贾亦斌不地道,有反骨,竟然背叛蒋经国。

他还经常夸耀蒋经国的“打老虎”行动,说此举是向腐败最有力的挑战。

尽管“打老虎”最后不了了之,但他以为“国民党复兴”有希望了,意图在蒋经国栽培下飞黄腾达,因此指挥反击格外卖力。

拂晓时分,敌人分多路在海军、空军、炮兵和坦克的支援下,先后向我军正面第275团、第272团和第277团阵地发动了从一个师规模的疯狂反扑。

阙汉骞自鸣得意地说:“看你周志坚的多波次人海攻击厉害,还是我阙某人的陆、海、空立体攻击更有威力,咱们再在浦东战场一见高低。”

从黎明起,天空就传来轰炸机沉闷的嗡嗡声;接着,东面大海,西面黄浦江,以及西北方向吴淞要塞的炮台上,国民党军队的几千门重炮同时自南向北狂轰滥炸。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蒋军投入在上海战役中的主力轰炸机——P-51野马式战斗轰炸机

中午,坚守蔡司庙前沿的第275团5连3排全部被打光,副指导员牺牲。除了炮弹的轰鸣,阵地上什么活的声音都没有了。

200米后的交通壕里,通信员近乎神经质地喊着:“连长!指导员和副连长呢?我们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除了连长王廷法,所有连干都因伤亡退出阵地。

炮弹下雨似地浇,无法分清什么曲射炮、平射炮。炮弹砸在地堡顶上,就跟落石头似的。

后来,地堡顶被掀起,王廷法就带领大家转移到地堡后的战壕里。

阵地上满是尸体,新尸体,旧尸体,在战壕里成摞,硬的,软的,泡在水中都胀大了。王廷法看看自己的手脚,也“胖”得变了形,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团长王亚明一次次来电话:“5连!坚持住!我马上派部队增援你们!”

上午10时,被1400余敌人从三面包围的第275团4连以及6连增援的一部被迫撤出战线最北端的王家码头阵地,奉命向蔡司庙右侧出击增援。

可是,蔡司庙5连阵地已被熊熊烈焰封死。王廷法亲眼看见前来增援的4连一次次向这边冲,又一次次被炮火打回去。

不到一个小时,4连被打光,连长董升、指导员王福兰相继牺牲。

报话机中传来团长焦急的声音:“老王,5连还有多少人?”

王廷法几乎要哭出来,他悲愤地说:“团长,加上我只剩下12个人啦!我们的大炮怎么还不上来?我们在这里简直是白挨打呀!”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由于道路泥泞,我军炮兵转运遭遇了极大的困难

团长在电话里沉默许久,下令:“撤……晚上再给我夺回来!”

5月21日白天,蔡司庙阵地弃守,同时被攻破的还有第275团3营阵地。

这天晚上,5连长王廷法将5连最后的11人集合起来,对唯一的一位副排长说:“你整一下队,把大家编一编,准备打反击!”

就在这时,王忠仁的8连上来了,奉命接防5连蔡司庙阵地。

此时,被炮火轰炸了一整个白天的战场显得十分幽静,静得怕人。5连190人的队伍都牺牲在这块阵地上了。

自5月17日至21日,由于连日来不绝的雨水,沿江阵地已经形成沼泽一样的泥泞。

解放军各作战部队大口径的炮一直运不上来,弹药输送也困难,最不便的还是就地修筑工事。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广漠的田野本来就没有高大坚固的建筑物可以凭借,临时挖的交通壕又迅即被水淹没,战士们只能终日泡在水中战斗,泥浆时常使轻武器堵塞打不岀子弹。

陈家荡方向。第272团团长王林德带领战士匍匐在水中已经三天三夜,阵地最近的地方离黄浦江不到100米。

对面就是上海的外滩,从黄浦江上打来的舰炮砸得他们不敢抬头。

5月21日上午,敌57军一个师在空军、海军和舰炮的支援下从高桥岀发,由坦克引路,向陈家荡第272团阵地突入。

敌人猛烈的炮弹袭击,首先给我坚守在水壕中的部队造成重大伤亡。7连副连长徐庆林、8连指导员杨维深、9连连长蔡开诗,都被炮弹击中牺牲,给部队指挥带来极大困难。

当敌炮火延伸,敌步兵冲击我阵地时,3营几乎没有多少抵御力量了。不久阵地首先被突破。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王林德立即组织反击,他命令担任团预备队的1营配合3营正面进攻,2营迂回敌后,在侧翼配合。

2营接受任务后迅速插进,不料,敌人却将重点转向对2营的夹击,使得已经楔入敌阵地内的2营措手不及陷入重围。

团部令2营迅速撤回,然而2营在撤退过程中又遇到敌坦克、步兵的堵截。

2营孤军奋战,英勇异常。6连副指导员高庆芳指挥1排战斗在最前沿。敌人分几个波次冲击,我缺乏后援的部队消耗巨大。

高庆芳在负伤后,仍用手榴弹打击敌人,最后,他用集束手榴弹与扑上来的六七个敌人同归于尽。

激战中,2营营长、副营长先后负伤,一些重伤员来不及包扎转移,在潮水上涨时被淹没,全部牺牲。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担任掩护任务的2营5连两个排在掩护4、6连撤出后遭敌合围,在没有任何援兵的情况下孤零零激战到午夜,此后再无消息。

王林德在团指挥所为牺牲的战友默默掉泪——第272团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

他忧愤地想:在陈家荡这块几乎无遮无挡的水网平地里守备,简直就是敌人飞机、舰炮的活靶子。真是的,我们就像陷在泥潭里的老虎一样,进退都不得自然。

不过,阙汉骞你这缺德货,等着瞧吧,我们的重炮一上来,你就草鸡了,看你们神气几天。

眼下,王林德头顶星星,在泥泞的水壕里踱来踱去,他想,决不能给第272团脸上抹黑,老虎团岂能在泥潭里停滞不前?

于是,他立即和副政委、参谋长等团领导商量,决定部队边休整边巩固阵地。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命战士们收拢弹药,调整战斗班组,任命部分战斗骨干代理连、排长,准备天亮前夺回阵地,并坚决抵抗敌人的反扑。

天还没有亮透,庆宁寺渡口很安静。除警戒的岗哨,担任守备的第277团2营4连还在熟睡。

突然,渡口对着的江面上有一些船只陆陆续续运动过来。船上人头攒动。原来是一支从黄浦江偷渡的国民党部队!

正在站岗的2排长发现了一些影影绰绰的人影,一个……两个……三个……难道是幻觉?

人影愈来愈多,似乎还有“大鼻子”张文顺立即向营部报告,他不敢轻易开枪,怕有外国人,引起“国际事端”。

2营副教导员潘寿令立即向团部请示:“英国造船厂内发现敌人,他们从哪里来以及多少人数还不能确定;如果有外国人,打不打?”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团长徐援:“打!你带4连坚持住,6连马上赶到!”

战斗顷刻间打响。从造船厂方向传来重武器激烈的交火声。

第一批登陆者为数不多,很快被消灭。可是潘寿令依然疑惑,敌人是从哪里来的呢?

上午11时,在江边担任警卫的战士报告:敌人从黄浦江上来了!

果然,江面上,两艘兵舰载着约一个营的国民党兵直接从英国造船厂的码头登陆,然后从一条暗道登上船坞,控制了江边的英国造船厂。

潘寿令命令用炸药将造船厂大门炸开,他首先率兵冲进厂内。敌人的四门战防炮矗立在船坞上隆隆射击,往上冲的4连战士一批批倒下。

2营教导员赖世顿率6连赶到,他们是随火车冲进造船厂的;当他们逼近船坞时,赖世顿左胸部中弹,当即牺牲。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指战员监视造船厂之敌

整整一个白天,我2营指战员与偷渡之敌进行了激烈战斗。造船厂里弥漫着呛人的浓烟,巨大的英国船坞就像一座不断喷火的炮台。

黄昏时,枪炮声终于稀落下去。潘寿令登上船坞。船上坞上堆满国民党兵的尸体,一个活的都没有。我4连伤亡近50人。

晚上,第93师师长傅绍甫把电话打到第277团团部,询问徐援:“庆宁寺渡口一定要守住,这是目前我们渡过黄浦江,进入上海市区的唯一口岸。你们伤亡情况如何?有困难请提出来了

徐援果断地回答:“师长,我们正憋足一股劲揍敌人。尽管他们釆取偷袭的手段,妄图夺回庆宁寺渡口,但我们时刻保持警惕,并予以坚决还击。”

“据目前情况看,我们虽然牺牲了一些干部、战士,但我们有力量能守住既得阵地。”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晚年的傅绍甫少将

5月21日,军长周志坚正在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因疲劳过度和心情紧张,周志坚眼睛红肿,声音也变得嘶哑,但他仍高声说:

“从我军今天防守情况看,效果不够理想,甚至出现了阵地失守的情况,这在我第31军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尽管我们的防守阵地无遮无拦,重炮也没有上来,但丢失阵地实不应该,战后要查清责任。”

这天上午,当第272团2营受挫、陈家荡阵地被突破时,周志坚恰恰就在陈家荡阵地前,他亲眼目睹了这次失利。

面对撤下来的2营,他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他当即掏岀枪要枪毙教导员王树森。

这天,随同陈家荡阵地失守的还有第275团3营中镐阵地。蹲在前沿附近的战壕里,周志坚急得浑身冒火。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周志坚

周志坚扫视一下大家,接着说:“阙汉骞这缺德家伙,跟我们是冤家路窄。”

“不过,他也太狂了,眼看就要死到临头了,还张牙舞爪的,真是狗急跳墙。”

“为了抗击阙汉骞这家伙要发动的更大规模的疯狂反扑,我们决定以第275团为防守正面,第272团暂时放弃陈家荡,加强王家码头、蔡家宅地区,形成最后决战的防线。”

5月22日拂晓,阙汉骞故伎重演,他命令炮兵和海军继续向我军阵地倾泻了大量的炮弹和炸弹。随后,其步兵在坦克掩护下,向我军防守阵地发动反扑。

敌人的反击依然以炮战和轰炸开始,然后便是5个团的兵力轮番向高桥以南第275团的防线冲击。

团部的几个参谋全都暂下营、连参加作战。19岁的团作战参谋兼宣传干事林拓到了2营。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8连蔡司庙阵地再次成为敌人反击的重点。林拓到时,营长于克钊正指挥作战,可是转眼营长便头部负重伤,被送下阵地时已不能讲话。

蔡司庙阵地已涂满鲜血。5月22日上午8时,由坦克掩护的国民党步兵又开始向蔡司庙第275团8连阵地反击。

坦克坚硬的钢铁车身直接驶近距8连地堡工事70-80米的地方,坦克的平射炮弹像牲口蹭痒似的一下一下地轰击钢筋水泥碉堡,很有力也很有节奏。

每轰击一次,水泥碉堡就颤动一下,感觉十分恐怖。

头顶上?加固工事的沙土木条被震得嘎嘎响,不停地落土。王忠仁不时地用手将落在身上的碎土扒开。

突然,有一件东西沉重地砸在他头上,又从头上滚落到胸前,滚到膝盖、大腿上。“什么东西?”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我军简易团前沿指挥所

王忠仁吓了一跳,用手一摸,是颗六零炮的臭弹——头顶上方,碉堡已涌进一窟窿的亮光。

“连长,敌人进来了,撤吧!”

“不,不行!一撤就完蛋!"王忠仁说,“只要坚持在阵地上,敌人就不敢上来。”

王忠仁是一个性格粗犷的汉子,能攻善战,具有极强的组织战斗能力。

“坚守可不是好差事,尤其在湿乎乎的泥水地里,动都不敢乱动,真是憋死牛。还是攻击舒服、过瘾哪王忠仁靠在泥水堑壕里想。

是啊,淮海战役第二阶段打黄维时,王忠仁多带劲呀。

尽管那是冰天雪地,但战士们跑在广阔的雪野上,就像一匹匹快马。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那天晚上打双堆集西侧屏障中周庄时,徐体山师长指挥第112团、第113团和第115团合力总攻敌守北角固守点。

夜晚21点30分攻击开始,王忠仁率8连在零下十度的气温下勇猛冲向敌阵。两个小时后,我军全歼守敌,俘敌正副团长以下官兵2000余人,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歼灭仗。

王忠仁带战士们缴获美式汤姆冲锋枪和手雷等战利品时,嘴上乐开花。

“能攻善守才是一支过得硬的部队!”王忠仁仍鼓励战士们保持高昂士气,实际上是在鼓励他自己。“坚持到天黑,就是胜利。”

这一天,蔡司庙阵地足足落了8000多发炮弹。到傍晚,8连150余官兵只剩下39人。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由于第275团防守正面扩大,所以他们付岀了重大牺牲,经受了严峻考验。

敌人先后以5个团的兵力向我压来,但我第275团的勇士们以一当十,与敌人展开生死搏斗。

午后,战情更为严重,团预备队全部上了战场。1营杨家宅阵地被坦克突破,2连在抗击敌人反击时几乎被打光,阵地失守。

一部敌人在坦克的掩护下从2连阵地突入,继而进至营指挥所前沿。

在这危急关头,1营教导员杨品一任命司号班长殷明义代理2连长,组织营部及2、3连仅剩的30余名战士向失守的2连阵地反击,殊死抵抗。

这时,几发炮弹打来,1营通往团指挥所的通讯联络中断。

“1营!1营!请回答!"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团长王亚明在他的掩体里坐不住了,他对政治委员林风说:“老林,指挥所交给你了,我上1营去,1营阵地不能丢!”

王亚明抱了挺卡宾枪带着他的警卫员小姚以及团警卫班的战士迎着猛烈的炮火,迅速向1营方向增援而去。

这时,从3营与1营交界处突入的另一股敌人借着浓浓的战场硝烟迅速向第275团指挥所方向突进。

他们迅速突破了小杨家宅阵地,距离团指挥所只有200米,肉眼就可以看清。

情况十分危急。政治委员林风毫不犹豫地从腰间拔出手枪,组织团指挥所所有参谋、干事、侦察兵以及后勤炊事员20余人阻击,就连送弹药上来无法回去的民工也拿起了武器。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晚上睡在阵地上的我军战士,由于上海战役发动时间较为急迫,我军很多人没有换上夏装

敌人靠近了,林风命令:“开火!”顿时,我各种轻重武器发出了怒吼,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成片敌人被打倒了。

敌营连长们再次督促残部往上冲,但敌兵们被我军勇士的勇猛吓破了胆,他们停滞不前,即使当官的鸣枪示警,也无济于事。

敌我双方都精疲力竭,陷于对峙之中。

周志坚在指挥所听说第275团压力太大,团指挥部都岌岌可危,于是,当机立断命令傅绍甫派一个营迅速增援第275团。

在此关键时刻,哪怕是派十个兵,也可以缓解危急局面呀。

傅绍甫当即命令第279团2营火速增援第275团。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第275团指挥所和第275团的正面防线被笼罩在一片黑红色的迷雾之中。

接到增援第275团的命令后,正在金家桥外围准备作战的第279团2营立即岀发。

还不到20岁营副长王昭坤和营教导员荆士训率领2营跑步向第275团的防线靠近。

荆士训是个沉稳老练的指挥员,而副营长王昭坤却是个模样稚嫩、面部表情生动、一身“猴气”鬼精鬼灵的“小老兵”。

此刻,王昭坤并不知道他带兵增援的具体“对象”是王亚明。

当小兵时,他曾在王亚明身边当了很长时间的通信员。

王亚明手把手教他看地图,学习军事知识,教他射击——从小手枪到轻重机枪。

他从王亚明那里看的第一本书是《留守兵团作战条令》。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我军与蒋军逐屋争夺

半个小时后,第279团2营跑步到达第275团阵地外围,前方激烈的枪炮声在两个方向同时响起。

王昭坤和荆士训决定分头行动,一定要在节骨眼上助兄弟部队一把力,坚决消灭当面之敌。

第275团指挥所里,政治委员林风带着20余名“杂牌军”经过数小时激战已所剩无几。

敌人终于越过前边的房屋,这是通往指挥所的最后一道防线。“手榴弹准备!”林风沙哑着嗓子命令。

突然,有人惊叫起来:“不好,敌人从后面上来了!”林风猛回头,他的脸唰地一下白了——果然,一支部队从他们的右后方凶猛地插过来。

他刚想下令开枪,就发现领头的面孔十分熟悉,他一愣,就听那人喊:“老林!”再看去,是第279团的“老荆”,他的心一热:增援部队到了!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老荆!”林风扑上去紧紧地拥抱着荆士训,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王亚明呢?”

“上前边去了!你们来得太及时了!”

见到了援兵,林风那誓死如归的神情马上又变成了战胜敌人的豪情。“同志们,狠打呀!"林风激动地大吼。

很快,也处于疲劳状态的敌人,被我增援部队的锐猛之势一下子打垮了。275团指挥所终于保住了!

与此同时,王昭坤正带着4连向1营杨家宅阵地冲去。隔着老远,他就见水稻田里直挺挺地站着一个双手抱着卡宾枪射击的人。

那人身上的军装已经破烂,一片片地飘扬着,露出半截被硝烟熏黑的脊梁,他不知道此人正是他的老首长王亚明。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1营阵地已经变成焦土,作为指挥所的房屋被炸平,战壕也被尸体、弹片、树根、瓦砾填满。

阵地上,包括王亚明在内的还活着的人都豁岀命在光天化日下抱着枪打,都准备在这里牺牲生命。

水稻田里清清的水变得浑浊,青青的稻苗被鲜血染红了。

当王昭坤带领部队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王亚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怀疑自己的神志是否清醒。

随即赶来的教导员荆士训接过他怀里滚烫的卡宾枪,他这个硬汉子“哇”地大哭起来。

泪眼朦胧中,当年那个调皮鬼王昭坤接替他上去了个漂亮的反击!把敌人杀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一个营多少人编制多少人(一个营多少人一个团多少人)

反击后被俘虏的国民党青年军一部

高桥以南第275团所担负的七个村庄的前沿防线终于保住了,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1营只剩下20多个人,情况最好的3营也只有八九十人。

22日晨,1营换防,撤出阵地,当炊事员端着香喷喷的饭菜迎接归来的战士们时,却发现一个悲伤的事实:他们饭菜做多了。

那些幸存的战士们看到香喷喷的饭菜,回想起牺牲的战友们,各个伤心欲绝,迟迟不肯动口,而几个炊事员也哇地放声大哭。

从5月20日到5月23日,31军92师顶着蒋军5个师疯狂进攻及陆海空立体炮击,死守高桥南3天2夜,挫败了汤恩伯所谓“一面出击”的阴谋。

加入18种网络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流量实战训练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oyanteam.com/3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