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已经没有机会了,创业者已经没有机会了

2月17日,浙江省发布了“大学生创业,可贷款10万到50万,创业失败由政府代偿”的政策。政策发布后迅速登上了热搜。有人感慨浙江不愧是经济大省,“杀疯了”;也有人恨自己生不逢时,毕业早了;还有人劝大学生不要贸然自主创业,想清楚了再下场。

创业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都说九死一生是常态,为什么总有人想尝试?

我们和几个正在创业的人聊了聊。

图片
ery是个第一次创业的新老板,开剧本杀店完全是兴趣使然。开店之前,他每天一下班就冲去玩剧本杀,一周工作再忙也要玩两三次。也因为这份狂热,ery算得上是创业行动派:去年5月份有了创业的念头,9月份店就开起来了。

新手老板ery创业的最大感触是“钱真难赚”。

ery的店启动资金40万,他跟合伙人各出一半。ery自己那部分家里资助了10万,剩下的10万块,他拿出了自己工作6年的全部积蓄。

图片
ery的剧本杀店

ery说,开店这半年,他最害怕的就是疫情。去年下半年,杭州疫情经历了几次反复,他的店被迫关闭了三次,每次15天。ery形容那段时间非常焦虑:没有收入,但员工工资、店面租金、水电费都要照付,每天早上一睁眼就少了1000多块钱。

虽然焦虑但不后悔。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可能会晚一点开店,但剧本杀就是他现阶段最想做的事。他说:“我工作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温饱,还想做一点我热爱的、并且能完全由我自己掌控的事情。地上的六便士和天上的月亮,我都要。”

图片
谢恩何创业没花钱。

17年年初,在美国读大学的他决定买一辆二手车代步。选车过程中,他发现一家由中国留学生创办的二手车公司的交易模式对不懂美国二手车市场的留学生来说非常友善。谢恩何主动联系了老板,成为了这家公司在美国东部销售组的2号员工。

谢恩何说,创业就是事无巨细,什么都要亲力亲为。

公司卖点之一是能买到全美的二手车。如果卖一辆车的利润不足以支付拖车的费用,谢恩何会自己去某个地方把车开回来。有一次,公司收了一台谢恩何学校的车,刚好他卖掉了一台公司的车。于是,他从纽约开着收来的车前往900多公里外的俄亥俄州州府,再把卖掉的车给客户开回来,全程花了16个小时。

图片
谢恩何往返1800公里为客户提车

疫情开始后,谢恩何的客源没有之前那么稳定了,于是他制定了新的营销策略:建驾考社群,为留学生答疑,寻找潜在客户。美国各个州的驾考政策不一样,他和同事调研了每个州需要的文件、考试内容和路考要求,免费把这些信息提供给留学生们。从2020年到现在,他们已经建了22个微信群,总人数超过5000。谢恩何保守估计,这5000人里,有效的客户线索起码超过100条。

图片
跟其他创业人相比,苏苏显得谨慎得多——到现在还做着一份朝九晚五的本职工作。苏苏说,要到公司业务走上正轨,有稳定的客户、收入能跟现在持平的时候,她才敢辞职专心创业。

苏苏的整合营销公司刚成立三个月,参加过很多次比稿,但真正拿到的项目很少。项目之间的断档期会让她陷入自我怀疑,每到这种时候,苏苏就会和两个合伙人互相画饼,“签到年框客户年底就去豪华游”,诸如此类。苏苏开玩笑说:“很像传销组织”。

图片
苏苏与合伙人互相画饼

但也是在创业的过程中,苏苏找回了工作的乐趣和激情。

工作7年,见识过卷钱跑路的老板、离谱的客户,和同行间无意义的内卷,苏苏很珍惜现在能接触到感兴趣的业务和能自己拍板做决定的创业体验。

打工人与创业人的双面生活状态,苏苏可能还要保持很久。

图片
创业这件事,小花老师筹备了三年。

播音主持专业出身的小花老师很喜欢教小朋友,大二就开始在少儿口才机构做兼职老师。她觉得教小朋友这件事让她很有成就感,“无关赚钱多少,每次看到小朋友进步的时候,就觉得做老师这件事非常有价值,我感觉自己可以做一辈子老师”

图片
小花老师上课中

毕业后,她加入了一家当地的口才培训机构,学习别人的经营模式。边做边观摩了半年,她感觉自己“想清楚了”,说服妈妈拿出了给她攒的嫁妆,支持她创业。

小花老师觉得,年轻人有创业的想法还是要勇敢迈出第一步的。如果是现在的她,很可能因为稳定的收入、孩子和各种各样的外因而踌躇不前。但当时的她孤注一掷,从没想过会失败,“拿了妈妈的钱,没有退路”。

图片
Marco是六个创业者中唯一一个对浙江最高50万大学生创业贷款政策不感兴趣的人:“前两年亏太多了,这些钱杯水车薪”。

Marco本科毕业就回家里的儿童泳装工厂帮忙。工作了两年后,他感觉家里原来只做线下批发的经营模式很难形成品牌效应,而且市场上的儿童泳装款式几年都不变,丑得千篇一律,“太无聊了”。

为了做出改变, Marco从义乌搬到杭州,招聘专业的设计和运营团队,开了一家做儿童泳装产品开发和电商运营的公司。线上店铺的所有产品都由杭州的团队设计,再交给家里的工厂生产。

图片
Marco公司一角

创业前两年,公司完全是亏钱的状态,Marco的父母甚至在考虑电商值不值得继续做下去。Marco坦言自己一度非常想放弃,完全靠着“要把亏掉的钱赚回来”的责任感支撑他走到现在。

虽然每年营业额都在以近五倍的速度增长,但到了创业第三年,Marco的公司才终于实现了盈利。

当被问到是否后悔创业的时候,Marco给了我肯定的答案。“太累了”,如果能重选一次的话,他更想去读研,“反正肯定不会来创业了”。

图片
土豆泥家里是做美妆生意的,父母一直鼓励她哪怕赚钱少也要自己做老板。所以,当她决定辞职做美容仪供应链的时候,父母非常支持。

土豆泥的创业故事开始完全看不出有失败的可能性——6年工作经验和人脉积累,有稳定的渠道商资源;父母情感上和经济上双重支持,她有80万启动资金;对产品做过深度调研,货源稳定可靠。

但创业不是一件做好万全准备就能成功的事。刚开始顺风顺水的生意让土豆泥错误地估计了市场需求,囤积了大量的货。美容仪也有保质期,长期放置会导致元件受损,最后高价进来的货只能贱卖出去。

囤货全部卖完之后,土豆泥的创业故事也潦草收场了,她自嘲道:“创业最后只剩下50万的负债”。2019年末,土豆泥回到职场,边工作边还钱,“只能想尽办法赚钱。赚得多就多还点,赚得少就少还点”。创业留下的债,土豆泥要还到2022年10月。

加入18种网络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流量实战训练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oyanteam.com/1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