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机电路板坏了换新得要多少钱三洋(志高洗衣机电路板坏了换新得要多少钱)

一、学会了赚外块

  跟着老师傅出单出的多了,耳濡目染,逐渐的学会了在维修当中赚取外快。

  经常出去维修安装,会有收到小费的机会。有钱人小费一般会给一百,起码能改善当天的伙食。但少的也存50,20的。

  记得有一次去水库新村修洗衣机,老师傅们一看地方就知道那是一个“鸡窝”,迪叔不怀好意地带着邪笑说:“小心点哦,干完活赶紧走,不要被那些小姐们看上你把你给吃了。”众人一哄堂大笑,感觉他们担心我一个白白净净的小鲜肉,会被“妖精”们当唐僧肉吃了。

  去到那里是下午时分,确实是四个女的合住在一起,穿着睡衣也没化妆,屋里也是有点凌乱。也许他们都是熬夜刚睡醒的缘故,脸色有点苍白,而且头发有点蓬松,虽然是年轻,但那种环境下也勾不起男人的欲望。房间里没有电视,她们几个也许睡醒了,有点无聊地看着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当时有点紧张,也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换电路板很快,机器也在保修期内。所以我做完了赶紧让开门给我进来的女孩签单,她签完之后从口袋里拿出20块钱塞给我,我赶紧摆手说不用,人家就直接塞到我上一口袋,我也不好多说,确实第一以去小姐家里干活,加之之前被老师傅们的取笑,衬托的有点紧张,当时脑子有点空白,赶紧背起包就赶紧逃离“鸡窝”。

  环境影响氛围,也影响心情,与之对比的另外一次,是去银湖的一个高档花园安装滚筒洗衣机。一开门眼睛就惊呆了,是个不知不扣的精致美女,标准的我喜欢的瓜子脸,头发盘的很精致,化了个淡妆,脸色白里透红,肌若凝芝,一双媚睛是水淋淋,娇滴滴的,穿着一袭粉红色连衣裙,特别合身,显彰显出生材,该凸的凸,该细的细。一身淡雅幽香,说话有轻声细语,仿佛有让我靠近去听。进门的一瞬间,有点控制不住想犯罪。

  当时脑海里闪出一个词:金丝雀。每天打扮得那么精致,就是为了等待包养她的男人回来。我装洗衣机前后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就给那个男的打了两次电话,一次说洗衣机的事,一次说别的,好像那边男的很忙,每次都很快挂了电话。洗衣机装好之后,她也是给了100块小费,这次我倒是愉快的收下了,还有意无意的碰一下她的小手。

  这个是我在维修工期间碰到最为精致漂亮的美女,堪比影视明星,最为深刻。那段时间,每当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老是幻想着,去给美女装洗衣机的时候,美女因为寂寞,看上了我,主动为我宽衣解带,共赴巫山云雨……

  为什么描写这两种印象深刻情形的对比?作为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第一份工作,在深圳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逐渐影响着我的价值观。好听一点是为了美好的将来而奋斗,不好听就是越来越拜金。不管你如何定义男人的成功,当你需要女人的时候,没钱,只能花一两百块去找村里面找那些睡醒后头发蓬松的;有钱,这可以一个月花几万,养精致的金丝雀放高档的笼子里,还每天优雅的等着你回来。

  以前还时常想着粪土当年万户侯,后来才发现鲜花喜欢插在牛粪上是因为牛粪有营养。男人如粪土,越有铜臭味越吃香。所谓的情怀,只是男人铜臭味多了以后,想有点不同的东西来吸引女人的注意力。而如果男人连铜臭味都没有,没有女人会关心你的情怀,或者说,是你连在女人面前谈情怀的资格都没有。

  赚取外快除了被动的等客户给小费外,更多的是要靠自己主动寻找机会。一要勤力多出单,多出单机会多,二要动脑,要想办法把机会变成收入。跟老师傅们出单出的多,也逐渐掌握了一些技巧。大概当时赚外块有以下几种:

  1、惠而浦水仙九五型号的洗衣机天生有个缺陷,用户如果洗衣服的时候,带了一块钱的硬币在里面,就会刚好卡住出水口,我们上门要把花大力气把滚筒的大螺丝拆开,再把硬币取出来。这时候可以跟客户说,这是客户的使用不善,不属于保修范围,所以要收取一百块的上门服务费。大部分客户都会承认,也愿意支付这一百块钱。当然如果碰到客户是经济困难,或者他们较真坚持不给,甚至要打电话投诉的,那就跟客户说,考虑到这是第一次,我们向公司申请这次不收取费用,下次就不能豁免。

  2、卖备件。如进口洗衣机电容坏了,换原装进口的电容要300块,而国产同容量的电容只需30,所以碰到过了保修期,就有机层把国产的电容按进口的电容卖,赚二百多。如果碰上换程控器,那是1千多块的大单,但我们手头上没有程控器,跟公司领用,则要写明用到哪里,卖了钱也要上交。而老师傅们因为历史原因,是人都会有一两个程控器,所以有很多机会把单给做了。

  3、买旧机,卖零件。我们试过,因为客户觉得机器太旧了,不想维修。我们会花低价,一人收2、3百块,把旧机买回来,然有合适的机会把零件拆下来卖出去。记得有一次,我,W,Q,LJ四个人买回了一台洗衣机,花了4百,两个月把机器上能用的零件都卖了,共卖了8千。是投资回报最好的一次了。

  4、装机。在看公司的单安装维修之余,客户看我们活干得不错,会问我们能不能额外的给他装其他的空调,按市价收费,加上卖铜管有时一天也能挣好几百。

  等于那时候公司的管理也有漏洞,如判定客户的设备还在不在保修期内,完全靠维修工上门看客户的发票日期,那时候没有联网也没智能手机,不能随时拍照,有些维修工会钻漏洞,在客户那边收费,回到公司上报还在保修期内;如当时手工写的单一共三联,公司留底一联,我们带两联出去,留给客产那联会写上换了什么零件,收了多少钱,而我们自已那一联则看情况会不写收了多少钱,一般客户也会签名,而回来交单时,如果单上写明收了钱,则要如数上交。而没写或少写,像用国产电容代替进口电容这种,在客户那联写收3百,回来则上交国产电容的30。那时候也没有执行像海尔那样,每一单都有电话回访,只要不是做的极端,客户一般也不会打电话投诉。还有零配件的管理,老师傅们为什么会有程控器以及其他贵重的备件,肯定也是钻了空子的。

  后来公司散伙后和颜主管,F部也聊过,他们都自从按照维修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所有安装维修自己这些赚钱的套路他们都清楚。一是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有草吃,二是这些空子的造成主要是以前历史的原因,你不能总纠结着以前历史的问题不放,而只能在将来的管理中逐渐去完善,把这些空子堵住。

  三是我个人认为,他们也需要抓住这些人的把柄,好为自己所用。颜比较正直,我相信他没有怎么利用这些漏洞来谋私利,而F则不好说,他手中权利也大,也有可能需要利用这些漏洞。

  来深圳的人都有挣钱的梦想,我们那时候是出卖自已的体力和劳动来买现原始积累。逐渐开始有点小积蓄。

  二、第一次喝醉——南华啤酒屋

  八月以后,工作生活似手过上了开心的正轨。除了找不到女朋友,深圳美女如云,每天在街上公交车上都能看得到养眼的美女,但都不是自已的,只能在对面学校的球场发泄着多余的荷尔蒙。

  我们三个和阿六、兴仔那帮人开始熟络起来,年龄相仿,性格相投。经常一起出单,一起吃饭,也有很多公司同事加入到我们球场的队伍来,已逐渐从师傅带徒弟变成同事加朋友的关系。

  阿六、兴仔脑子活,生意也做得红火,他们宿舍意挤了5个人,除了他的俩外,传说中的二五仔夏天一直在北京,另两个是大件哥和老表,不是公司人员,而是阿六、兴仔光明农场的兄弟,在这边跟着阿六他们,通过接安装维修的单,也能挣点钱维持生计。

  有一次和兴仔一起接了个活,挣了五六百块钱。兴仔说:“晚上叫埋大家,一齐去威。”

  “去边?”

  “到时你就知,食完饭八点钟,楼下出发”

  “好!”于是当下回告诉阿W和Q。下班回去,随便吃了点快餐,脱下工衣,换上战衣,早早地下楼敲兴仔宿舍的门。他和阿六看到我的下来,也一挥手,到楼下拦的士。

  “南华啤酒屋。”阿六说:“知道南华啤酒屋吗?”看到我们一脸茫然的摇头,又一脸奸笑着说:“今晚带你哋见识下,睇你哋有冇运行。”

  路上我们了解到,深圳是年轻的城市,平均年龄才二十几岁,年轻人白天工作忙,节奏快。酒吧是年轻人晚上要发泄压力和释放多余荷尔蒙的地方,啤酒屋是那个年代很流行的一个场所。福田南有三家出名啤酒屋——福田,南华,金威。似乎南华的生意较为好些,人气比较旺,也许是阿六他们较喜欢这个地方。

  八点多夜生活才刚开始,帅哥美女开始进场,低音炮喷射出重金属的音乐,感觉里面的空气一浪接一浪,刺激我的神经莫名的兴奋。

  五个人叫了扎啤,玩起了骰钟,一开始玩大话骰,后来嫌啤酒喝的太慢了,阿六教我们玩七八九的游戏。拿一个抔,里面放二个骰子,再拿个杯,倒点底酒。规矩是这样的:

  每个人轮流摇骰钟,摇到七,加酒,随意加多少,继续摇;

  摇到八,喝杯中酒的一半,继续摇;

  摇到九,把杯中的酒喝完,继续加啤酒,继续摇。

  摇到一对1,摇骰的人可以指定任意一人把杯中酒喝完,然后喝酒的人加底酒,继续摇。

  游到其他数子,则轮到下一个人摇。那瑶带一对6,则摇顺序反弹。

  一开始没想明白,后来才知道两个孩子里要七八九是几率最大的。

  这种环境下很容易越喝越兴奋,一开始不管谁摇到七,还是小心翼翼的加酒,自从有人把酒倒满以后,以后每次加酒都是倒满。

  而几率是最不可以预测的东西,却又往往有着特定的路线。比如说你刚摇到九,喝了一大杯,你一赌气把酒倒满,却接下来连续几次都是摇到九,其他人则大笑着看你不停的喝;当你害怕了加酒只加一点的时候,你就会摇到其他数字往下轮。

  一下子酒就越喝越多,越喝越快。完全忘了,我们来啤酒屋是想看美女,憧憬着有没有艳遇的。

  当晚是我前21年的人生中喝酒最多的一晚,也是醉得一塌糊涂,印象最深刻的一晚。

  在啤酒屋的时候还有点记忆,觉得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回去,然后到了楼下风一吹。立马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把当晚喝的啤酒都吐出来了。

  回到宿舍楼下,他们几个说吃宵夜,我刚坐下又吐了。然后记得叫六叫了二五仔下来吃宵夜,二五仔应该是当晚刚从北京回来。以后二五仔为主和其他人把我扛上宿舍。我还有点朦朦胧胧的叫了声:“二五哥。”

  接下来的印象就都是吐,半夜还好,自己是懂得爬起来去厕所那边吐,早上起来又吐了一轮,感觉胃里空空如也,最后只吐点黄色的水,应该就是所谓的连黄胆汁都吐出来了。

  那天还是坚持要上班,下到楼下刚好碰到阿六几个人一起去小巴,风一吹又吐了一下。阿六见状,还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给我。结果去到公司又把喝的水又都吐了出来。

  其实来深圳的年轻人谁都有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颜主管已从阿六那你听说我昨晚喝多了,跟我说回去休息吧,我还是摇摇手,说不用不用,吐完就没事了。

  于是他也不再坚持让我回去,给我派了张较为轻松的单,和LYL一起去修洗衣机。

  三、第一次被电

  客户是个男的,一个人在家。按描述那台洗衣机应该是电容坏了。所以我俩打开洗衣机的上盖,果然看到那电容已经变形了,我是第一次看到阵容被烧成这个样子,穿了个孔,融化了的电容计流下来,又凝结成树技状,于是很好奇地伸手去摸了一下。

  当时感觉砰的一声,好像被人在后面用棍子猛敲了一下,整个人跳了起来。我还茫然的回过头跟LYL说:“你打我干嘛?”

  “我没打你呀!”

  还好客户反应过来,他说:“跳闸了。”然后检查一下,把空气开关重打上去。

  我才慢慢的反应过来,我一摸那烧坏的电容就触电了。还有客户那里有空气开关,实现了漏电保护。否则绝不是被人在背后用棍子敲一下,那么简单。

  也许这样电一电,倒把我酒气电醒了,当时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和LYL把电容换了,问题就解决。

  中午回到公司,有点饥饿感,吃了碗白粥和咸菜,有了东西垫肚子,终于缓过劲来。

洗衣机电路板坏了换新得要多少钱三洋(志高洗衣机电路板坏了换新得要多少钱)


这是##(2022-06-19 19:22:54)

加入18种网络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流量实战训练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oyanteam.com/3641.html